皇帝内经与养生

40 Episodes
Subscribe

By: 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黄帝内经》中国古代人关于天地和生命规律认识的大百科全书,以阐述生命规律和医疗理法为中心,包含人与自然、人身五脏六腑及各部位间互为依存的整体观念。包含阴阳理论、五行学说、精气学说、藏象学说、和运气学说等,被尊为“至道之宗,奉生之始”。

通评虚实论
#1
12/29/2022

歧伯说,凡是治疗消痺、突然昏厥、半身不遂的偏枯、手足无力且冰冷,呼吸气短, 下气上冲胸,或肥胖之有钱人,大多属于平日嗜食丰盛佳肴所生之疾病。

凡是见到阴阳隔绝不通,或饮食不入又大小便不通者,多是平日遏于忧思之人所有 的。

突然足逆冷且上逆,又有耳鳌,一侧气血阻塞不通,这是内中气血突然上逆头部产 生的,常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再外感风寒而致的。亦有内外皆无风病,但湿积脉内而 人瘦不胖,此湿着血脉之劳症也。足指因痛或跛,此中寒、风、湿之病也。

凡黄獐、暴发之疼痛、癫疾(脑痛病)、神智不清发狂奔走,道都是畏久以来小病 未好转产生的疾病。五脏之相互关系不平衡,是由于六腑闭塞不通所产生(泽兰丸观念 出此处)。头痛兼耳呜,五官及大小便又不顺畅,这是肠胃功能失常所产生的病变。

太阴明论篇第二十九

黄帝问曰,太阴阳明为表里,脾胃脉也。生病而异者,何也?

黄帝问道,太 阴与阳明是表里关系,属于脾与胃之脉也,但生病时都迥然而异,这是为什么呢?

岐伯对曰,阴阳异位。更虚更实,更逆更太从,或从内或从外,所以从不同, 故病异名也。

歧伯对答道,这是由于阴阳位置不同所造成的。阴受病或阳受病,其间产生互相影 响,造成虚实互变,时顺时逆,有时病由内发,有时病由外入,其病因不同,故病有不 同之名称也。

帝曰,愿闻其异決也。

黄帝说,希望能听闻其不同的状况。

歧伯曰,阳者天气也,主外。阴者地气也,主内。故阳道实,阴道虚。故犯 贼风虚邪者,阳受之。食饮不节,起居不时者,阴受之。阳受之则入六府,阴受 之则入五藏。入六府则身热不时卧,上为喘呼。入五藏则腹满闭塞,下为提泄, 久为肠湃。故喉主天气,咽主地气。故阳受风气,阴受湿气。故阴气从足上行至 头,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阳气从手上行至头,而下行至足。故曰,阳病者上行极 而下,阴病者下行极而上。故伤于风者,上先受之。伤于湿者,下先受之。

歧伯回答道,阳是天阳之气,主外。阴是地阴之气,主内。所以阳之性为实,阴之性 为虚。故人受外感风邪时,表阳必先受之。不知饮贪之道,暴饮暴食不知节制,生活起 居极不正常之人,必先使阴伤。而阳受病则邪必入腑,阴受病,则邪必入脏。病邪入腑 必造成身体壮热无法安卧,病向上逆则成短气状。病邪入五藏则胸腹胀满,不思饱食, 病向下则腹泄,长久下来则下痢不止。人之喉为气管,主天阳之气,咽为食道,受之地 阴之气。天阳位必感受天气异变,地阴位必感受湿气。所以阴之气是由足下渐行上至头 部,再往下循臂部到手指头之际。而阳气走的方向是自手上往上行至头面,再向下行至 足指端。所以阳之病上行到极点时必向下,阴病下行到极点时必向上。故凡风病,必始 伤于上部,湿病必先伤于足部。

帝曰,脾病而四肢不用何也?

黄帝问,脾受病时,手足无法自由活动是为什么呢?




通评虚实论
#2
12/27/2022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黄帝问,如果脉呈实而满,又手脚冰冷, 只有头热,那会如何呢?

歧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潘,潘而身有热者死。

歧伯回答道,若逢春秋二季则生,逢冬夏季则死,此当时令也。但如在春秋季时, 脉呈现浮而潘,兼有身热手足逆冷者死。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

黄帝问,若全身都肿满者又如何?

歧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潘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 死。

歧伯回答,若身形胀满如肿的,脉呈现急数又大而坚硬,尺部脉宏K软潘不与其合应, 这样的人,若是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黄帝问,什么是“从则生”,“逆则死” ?

歧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歧伯回答,从者就是手 足温暖,血液能达四肢末稍也。逆者,就是手足寒冷到极点也。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黄帝问,在襁褓中的幼儿,如果发生高热 病,但脉却悬细而小,表示什么呢?

歧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歧伯回答,一样的是手足若温暖者生,手足冰 冷者死。

帝曰,乳子中风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黄帝问,幼儿若中风发热,气喘肩息 者,脉状又如何?

歧伯曰,喘鸣肩息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歧伯回答,一般若有气喘肩息者,脉都会呈现实且大状,此时若有缓脉出现,表示 胃气犹存,如此则生。但若出现如弓弦一样的劲急之脉,已无胃气,如此必死。

帝曰,肠湃便血何如?

黄帝问,若下痢又兼大便带血者,又如何呢?

歧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歧伯回答,若此人身反发热主死,身冷为正常者生。

帝曰,肠湃下白沫何如?

黄帝问,若下痢又排出白沬者,又知何呢?

歧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歧伯回答道,此时若脉沉,为脉症相合,如此则生。若脉反浮者,为阴阳绝离故死。

帝曰,肠浒下脓血何如?

黄帝问,若下痢又排出脓血,又如何呢?

歧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歧伯回答道,若脉呈悬细快断绝状,此脉症不合主死。若脉现滑利且大,则脉症吻合 者生。

帝曰,肠灣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黄帝问,若下痢症,身不发热,脉 亦不悬绝者,如何?

歧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潘者曰死。以藏期之。

歧伯回答道,凡下痢症,脉现滑利且大者,此脉症相合故必生,若呈脉中空虚,流 动不畅者,此津液已竭必死,此际但计算其真脏之脉现,则可判定其死期。



通评虚实论篇二十八
#3
12/26/2022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黄帝问道,虚实如何解释呢?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岐伯答道,血气盛大则名“实”,人体精气被夺为“虚”。                  1

帝曰,虚实何如?

黄帝问,虚实的状况又如何呢?

岐伯曰,气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 脏皆如此。

歧伯答道,气虚,即主气之肺虚也。气逆时,肺之阳气无法肃降,足会发冷。以四 季及五行来说,凡非克肺之时节则生,遇相克之时节则死。其余各脏依此类推。

帝曰,何谓重实?

黄帝问,什么是“重实” ?

歧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歧伯答道,所谓“重实”者,在有表热病时,不但表热且脉气充满又大,这就是 “重贲”。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黄帝问,如果经脉和络脉充满之时,会有何 症状呢?其治法又如何?  .一

歧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港则逆也。

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脏骨肉滑利,可以长久也。

歧伯回答道,若经与络皆实,则必寸脉会数而尺脉缓,此治之时机也。所以若为滑 脉则病为顺,如果为潜脉则病情必逆。凡虚实之产生,必来自同属性脏内,因此若一人 之五脏与骨肉间之气血通畅流利,病邪必无法侵犯,此人必能长寿也。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黄帝问,如果是络脉之气不足,而经脉之气有 余,又如何呢?歧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 从。治主病者。

歧伯回答,若是络气不足,经气有余,则会出现寸口脉为热脉较速,尺脉及皮肤会现 寒象。若是在秋冬季节出现此脉,主病进。若是春夏时节出现此脉,则是正常。治法在 何处有病邪,治何处即可。

帝曰,经虚给满何如?

黄帝问,若是经脉空虚,络脉充实之人又如何呢? 歧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潘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歧伯回答道,经脉虚,络脉满之人,其脉必尺部呈现脉大且肤热的现象,寸口脉则为 寒象,脉细小且涩。此种状况,如在春夏季节则主死,适逢秋冬则生。

帝曰,治此者奈何?黄帝问,治此之法如何?

歧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歧伯回答,络脉气满,经脉气虚,必灸阴经脉,针刺阳经脉。若经脉气满,络脉反 虚,则必灸阳经,针剌阴经。

帝曰,何谓重虚?

黄帝问,“重虚”是什么意思呢?

歧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歧伯回答,寸口之脉气虚弱,尺部亦虚弱,就是 “重虚”。

帝曰,何以治之?

黄帝问,如何分别呢?

歧伯曰,所谓气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框然。脉虚者,不象阴也。 如此者,滑则生,潘则死也。

歧伯回答,气虚之人,言语不清状,尺脉虚,即下焦虚,其人步行蹒跚胆怯状,凡 脉呈虚脉,并非阴虚也,乃是阳虚的表现,故脉内气血流滑利者生,止滴艰辛者死。一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黄帝问,若寒气自手足四肢向头面胸部逆行 而上,寸口之脉又充实者,会如何呢?

歧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歧伯回答道,如果脉实但脉中气血滑利则 生,脉充实绷紧手足逆冷必死。



离合真邪论
#4
12/25/2022

帝曰,补写奈何?

黄帝问,补写的作用何在?

岐伯曰,此攻邪也。急出以出剩血,而复其真气。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处也, 推之则前,引之则止。逆而剌之,温血也。刺出其血,其病立已。

岐伯回答道,这是在攻击病邪时取用的。急速岀针以去掉过多之血瘀,以求正气回 复,亦即在病邪刚进入体中,尚居无定所之时,利用针法推动真气,则其向前进,用导 引法其病邪必静止,若反其道而行,止造成血邪内郁,邪气不出也。若发现络上有瘀血, 必速以放血,其病可立愈。

帝曰,善。然真邪以合,波陇不起,候之奈何?

黄帝说,回答得好,但如真气与邪气相搏杂,居于经脉之内,脉气又不发生变化时, 如何察出呢?

岐伯曰,审扪循三部九侯之盛虚而调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灭而, 审其病藏以期之。不知三部者,阴阳不别,天地不分。地以侯地,天以侯天,人 以侯人。调之中府,以定三部。故曰刺不知三部九侯病脉之处,虽有大过,且至 工不能禁也。株罚无过,命曰大惑。反乱大经,真不可复。用实为虚,以邪为真, 用针无义,反为气贼,夺人正气。以从为逆,故不能久长。因不知合之四时五行, 因加相胜。释邪攻正,绝人长命。邪之新客来也,未有定处。推之则前,引之则 止。逢而写之,其病立已。

岐伯回答,此际则须仔细按察三部九侯之脉,视其脉气盛衰来调和之,再细察左右之 盛衰,上下不调和在何处,.以及脏气减弱者,察出病居何脏,乃知其何时必出。凡不知 三部九侯者,就无法分别阴阳,好像天地不分一样。天、地、人三部各司其脏及经络, 有一定之规则,再随时注意调和其胃气,来安定三部,则必不生大患。

所以刺法有云,凡针刺之术,不明了三部九侯之脉气,必无法预先察出病邪之居处, 如此即使有高明之医师,也无法遏制病情之扩大。针刺不得正法,导致伤及真气,必使 病情混淆不清,名之

“大

惑”。严重时反会造成主经脉之气伤,终使真元之气无法恢复。 把实症误诊为虚症,把邪气误以为正气,用针之法又不知规矩,反致邪气炽盛,伤人元气。 以为顺治反为逆法,令病人血气混乱,真气丧失,邪独居体内,终使生命受到威胁,使 人短夭。不知三部九侯之医师,必无法令人长寿,不知人体配合四季及阴阳五行的运转 者,反导致其互相攻讦,放任邪气侵犯正气,徒令人短寿而已。外邪始犯人体,尚未居 于定位,此际利用针法推之使前,导引使其停止不动,逢其居经络所造成瘀血处,以针 刺来放血,必可使病立愈,永无大害矣。




离合真邪论篇第二十七
#5
12/23/2022

黄帝问曰,余闻九针九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余尽通其意矣。 经言,气之盛衰,左右倾移。以上调下,以左调右。有余不足,补泻于荣输。余 知之矣。次皆荣卫之倾移。虚实之所生,非邪气从外入于经也。余愿闻邪气之在 经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

黄帝问,我已听闻关于九针的九篇论,老师有把其细分为每针九篇,合计八十一篇, 我巳了解这全部的含义了。经书云,脉气之盛衰,常左右变换,吾人以上部穴道来调下 部之盛衰,以左侧之气血来调右侧之盛衰,遇到太过与不及之气,可利用荣穴输穴来做 补泻,这我都知道了。这似乎都是气血偏向而发生的疾病,其产生虚实症状,都是内发 而非由外邪入侵经脉造成的,我希望老师为我说明若属外邪侵入人体经脉时,其症状如 何?又如何治疗呢?

岐伯对曰,夫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 脉。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 卒风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 邪因而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其至也,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 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时大时小「大则邪至,小则平。其行无常处。在阴与 阳,不可为度。从而察之,三部九侯。卒然逢之,早遏其路。吸则内针,无令气 忤。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侯呼引针,呼尽乃去。大气 皆出,故命曰泻。

岐伯回答道,古之圣人行事必有法度,其理念必合与天地之道。所以天有二十八宿, 地有江河之流走,人体中亦有经脉之流行。当天气温暖,地表和谐,则江河亦静。但天 寒地冻时,江河亦凝固不行。若天热地湿时,则江河之水亦蒸发气化甚而满溢出来。疾 风突来,江河必波涛汹涌澎湃而至。同理于人体,当邪入侵经脉时,若为寒邪,则令血凝 涩不通;若为湿热之邪,则浊气不降反升,阻碍清阳之运作。若因体虚而导致外邪乘机 而入体内,就如同江河之突起疾风一样。十二经脉各有脉动之所,邪气至必有波涛汹涌 状,邪顺脉气而行,直可到寸口手脉之位也,脉呈时大时小。若脉大则表示邪至,脉小 则平安。外邪之行并无常规亦无定处,吾人且不可以手寸部之脉来决定病邪之在阴或阳。 高明之医师必然细心检查,三部九侯之脉,突然逢道病邪之气于何处,就可提早阻断其 行进之路,以遏制病邪之蔓延

。.治

之法,

必俟患者吸气时入针,不可令患者气逆,完 全釆取自然呼吸,再静针久留体内,如此可阻止病邪散布。再利用患者吸气时捻针,俟 气至充盈时止,欲起针时须俟患者呼气至尽头时,乃岀其针,如此邪气必岀尽,此名 

“泻




八正神明论
#6
12/22/2022

虚邪者,八正之虚邪气也。正邪者,身形若用力汗出,媵理开,逢虚风,其 中人也微,故莫知其情,莫见其形。上工救其萌芽,必先见三部九侯之气,尽调 不败而救之。故曰上工。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败。救其已成者,言不知三部九 侯之相失,因病而败之也。知其所在者,知诊三部九侯之病脉处而治之。故曰守 其门户焉。莫知其情,而见邪形也。

虚邪就是不合于八正风之异常风向,造成人生病的始因,名之虚邪。有时人亦伤于八 正风,名为正邪。其产生如人用劳力时会大量出汗,此时肌肉毛孔开,正逢风至,此时其 伤人很微弱,人甚至无感觉,看不到症状在表面。高明的医师在病邪始入之时,已开始 动手,先细查三部九侯之脉气,知病入何处,立刻治疗,此名为“上工”。下等的庸医, 在病邪已深入成大病时,方察觉而施救,此施救在病延伸扩大之时也。其所以如此,乃 因庸医不知三部九侯之脉相互间的得失,以致病情严重时,始察觉出来。能知病之所在 者,因知如何诊三部九侯之脉,且调之使正常,故曰,三部九侯之脉,乃为人体的门户 一样,即使外表上不见其病症,而仍可由此察出病邪之所在也。

帝曰,余闻补写,未得其意。

黄帝问,我听说许多补写之道,但仍未能了解其精 义?

岐伯曰,写必用方。方者,以气方盛也,以月方满也,以日方温也,以身方 定也。以息方吸而内针,乃复侯其方吸而转针,乃复侯其方呼而徐引针。故曰写 必用方,其气而行焉。补必用员。员者,行也。行者,移也。剌必中其荣,复以 吸排针也。故员与方,非针也。故养神者,必知形之肥瘦,荣伟血气之盛衰。血 气者,人之神,不可不谨养。

岐伯回答道,写法必有时机,须其方盛之时用之,如气之方盛,月之方满时,日之方 温时,身体不动气定神闲时等,利用呼吸中吸气时入针,再其吸气时而逆气捻针,在待 其呼气时而出针。所以写法,必利用其气盛之时,其邪气乃行,正气方至。补法必待气 移动时方可为用补之时机,刺入时必中营血,利用吸气时拔针岀来。因此,非好的时机 来临时不用针刺。高明的医师,必知度量病人之体格盛衰,病人体中气血之盛衰,理与 气为人的神明所在,人人都须谨慎小心的调养。

帝曰,妙乎哉论也。合人形于阴阳四时,虚实之应,冥冥之期,其非夫子, 孰能通之。然夫子数言,形与神。何谓形,何谓神,愿卒闻之。

黄帝说,真是高妙的理论,能使人体合于天地阴阳四季节气之变化,虚实相呼应, 互为一致,此理微妙,常人不见,惟老师以外,无人能通,然而老师常言“形”与 “神”,那“形”是何意? “神”是何指呢?请都告诉我。

岐伯曰。请言形。形乎形,目冥冥问其所病。索之于经,慧然在前。按之不 得,不知其情。故曰形。  丨

岐伯答道,先讲“形”,形就是外形,眼不知观察病人的神色,只问何处有症状, 再按照疼痛部位来决定在何处;按三部九侯之脉,不知病之所在,不知其发展如何,就 是“形”。也就是庸医也。

帝曰,何谓神?

黄帝问,什么是神呢?

岐伯曰,请言神。神乎神。耳不闻。目明心开而志先,慧然独悟。口弗能言, 俱视独见,适若昏。昭然独明,若风吹云。故曰神。三部九侯为之源,九针之论, 不必存也。

岐伯回答道,神的意思,就是内在,就是神志,神至则耳闭无所闻,目光明朗,智慧 大开,能很清楚的感觉出来,即令用口头表达,亦无法详言,看的清楚,见解独到,庸医 们茫然无知,好像风把云吹散一样,心灵顿明,此名曰“神”,三部九侯之脉是其初始之 地,九针法亦重要,但无法取代它。


八正神明论
#7
12/21/2022

所 以天寒冷时,勿施予刺法;天气暖和时,则不生疑虑的施予刺法。月始岀之时,不施用 泻法;月满时,不施用补法,月受蔽不出时,不施治法。这就是得到时机来调和血气的 正法。吾人能依照天理之顺序,了解其盛衰之时机,依此法来调和气血,心神气定的居 患者身侧,待机而动。若不知此理,在日月始生之时,气血正缓和流行,却给病人用泻 法,必令病人脏气虚。若月满之时,气血充实,却反加补于患者,必致血气四散奔走, 以致络脉会有残留之瘀血,此名“重实”,即实上加实也。月蔽不出,天阳不出,血气 真空时,施以治疗,则令病人正气反伤,邪气不去,是名“乱经”。如此一来,造成阴 阳相错杂,正气邪气不分,病邪必深入而止之不动,造成外虚内又乱之情况。则外邪就 不时的入侵体内,使病情加重。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

黄帝问,星辰与八正,到底是什么用途呢?

歧伯曰,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八正者,所以候八风之虚邪,以时至 者也。四时者,所以分春秋冬夏之气所在,以时调之也。八正之虚邪而避之勿犯 也。以身之虚,而逢天之虚,两虚相感,其气至骨,入则伤五脏。工候救之,弗 能伤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

岐伯回答道,星辰者是控制日月运行的,八正者为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 秋分、立冬、冬至,此天地八节司东北、东、东南、南、西南、西、西北、北,各节之 风向。正风即季节中所应吹之风,如遇方向不;(寸之风,即为邪风,这是以时节来判断风 之正邪。四时乃分春夏秋冬,这是天气正常变化所在,利用四季的变化来调和生、长、 收、藏之功。凡八风中属于不正常之风,人须避之勿违逆它必伤五脏。如医师能适时察 知其入体内,即去除病邪,则病必不入五脏之中,不会造成大害了。故有云:天忌之期, 人不可不知也。

帝曰,善。其法星辰者余闻之矣。愿闻法往古者。

黄帝说,答的好,星辰之法度,我知道了。请说明如何效法古之圣贤?

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针经也。验于来今者,先知日之寒温,月之虚盛, 以侯气之浮沉,而调之于身,观其立有验也。观其冥冥者,言形气荣伟之不形于 外,而工独知之。以日之寒温,月之虚盛,四时气之浮沉,参伍相合而调之。工 常先见之,然而不形于外,故曰观于冥冥焉。通于无见也。视之无形,尝之无味, 故谓冥冥,若神髻舞。

岐伯回答道,若要效法古者,首先须了解“针经”。透彻了解之后,再来试验“针 经”于患者。先知道每日气候的寒温,月的盈亏,用此来诊察经脉中气之浮沉,调和其 异常,观察其是否立有效果。常人表面上看不出气血之盈亏,体内病邪之所在,唯有高 明之医师可察出。再利用天日之温差,月夜之盈亏,四季之常规,互相参考且合而为一 的施用正确的方法来调和,髙明的医师,常于病人尚未显出现症状时,已事先察觉出病 之所在,这就是“观之冥冥”。能通达此理的人,方可将医术传之后世。这是明医与庸医 之所别也。庸医无法感受其间微妙之处,即令见也见不到,尝之也不知其味,好像神佛 一样,不易察觉其真实存在,故亦曰“冥冥”。



宝命全角论
#8
12/19/2022

帝曰,余念其痛,心为之乱惑反甚,其病不可更代。百姓闻之,以为残贼。 为之奈何?

黄帝问,我遇到如此患者,心中会乱而迷惑,无从施治,病情愈演愈烈。若百姓知 晓,必以为我是极不仁之贼,其如何是好呢?

歧伯曰,夫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人能应四时者,天 地为之父母。知万物者,谓之天子。天有阴阳,人有十二节。天有寒暑,人有虚 实。能经天地阴阳之化者,不失四时。知十二节之理者,理智不能欺也。能存八 动之变,五胜更立。能达虚实之数者,独出独入。咳吟至微,秋毫在恥

歧伯回答,人的生命,受制在天地之间,天阳地阴相合而生成“人”,人能不违反 天地四季之运行,则天地会像父母一样对待你。能知万物发生之大道的人,名叫“天 子”,犹天之子一样。

天有三阴三阳的六气,人亦有三阴三阳的十二经。天有寒暑的交替,人身上有虚实的 变化。能够经历天地阴阳之变化而生存者,乃因不违反四季之变化法则。人能知十二经 脉之理法者,则不会为任何邪说影响理智的判断。能知自然中八风的变化,阴阳五行的 互相关系,熟于虚实的消长情形,随心所欲的施用针法,不会有误差,这都得依靠了解透 澈于自然法则与人体关系,从而明察秋亳,用心体悟方可做到的。

帝曰,人生有形,不离阴阳。天地合气,别为九野,分为四时。月有小大, 日有短长。万物并至,不可胜量。虚实嗤吟,敢问其方。

黄帝问,人体内有形可见的运化过程,绝不岀阴阳的范畴。天阳地阴之相合,分为 中央与八方,名为九野,分别受四季之影响。月有盈亏,日有长短,天地万物,不可胜 数,但其根本所在,仍在虚实,请扼要为我说明虚实补泻之理。

歧伯曰,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灭,土得木而达,金得火而缺,水得土而绝。 万物尽然,不可胜竭。故针有悬布天下者五,黔首共余食,莫知之也。一曰,治 神。二曰,知养身。三曰,知毒药为真。四曰,制战石小大。五曰,知府藏血气 之诊。五法倶立,各有所先。今未世之刺也,虚者实之,满者泄之,此皆众工所 共知也。若夫法天则地随应而动,和之者若响,随之者若澎。道无鬼神,独来独 往。

歧伯回答道,木受到金,会被伤伐,火受到水而灭,土遇木而能通达,金遇到火而会 熔缺,水遇到土而阻塞,万物都是如此的,无法一一尽述。

针法可公布给天下的有五种,今人民居盛世只知如何暖衣饱食,对于此类学术己无 法尽知了。

(一)  治神,教民如何养神之正,神正病不生焉。

(二)  知养身,教民如何养身,使本强病邪不入焉。

(三)  知毒药为真,教民运用药物的正确法则。

(四)  制针石小大,制作针灸器材,使有一定的规格。

(五)  知府藏血气之诊,教民如何诊断五脏六腑气血之变化。

以上五法能确实建立,人人都知何时当先用何法。观今世之刺法,但知虚证用补法, 实满者用泻法,人人都仅止于此。如果知顺应天,则地必随之更动,和顺之速如石落地 响声随起一样,针法之立竿见影在此。道中本无鬼神之分,只是它是一贯的,从未改变 过的。

帝曰,愿闻其道。

黄帝问,请问什么是道?




血气形志篇
#9
12/18/2022

背部俞穴的测量法,首先以草量两乳之距离,取中间位对折成正三角形,再把其顶 黠置大锥穴位,使底边成水平时,则两下角所到之处即为肺俞穴也。再将三角形下挪三 椎,两底角所到之处即为心俞。再向下挪三推处,两底角左侧之位在正是肝俞穴位,右 角之位是脾俞穴位。再向下挪三椎,两底角所到之处即肾俞穴。这是五脏的俞穴施用针 灸的穴位也。

形乐志苦,病生于脉,治之以灸剌。形乐志乐,病生于肉,治之以针石。形 苦志乐,病生于筋,洽之以熨引。形苦志苦,病生于咽盗,治之以百药。形数惊 恐,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是谓五形志也。

刺阳明出血气,刺太阳出血恶气,刺少阳岀气恶血。剌太阴出气恶血,刺少阴出气恶血, 刺厥阴出血恶气也。

人但求外在之享栾,而内心痛苦,此令病生于血脉,治法在针与灸上。人求欢乐避 甚志悦过甚,则病生于肌肉,治疗以针石之术。人在生活上清苦但情志喜悅,此易生病 于筋,则须以热药来熨炙。人生活清苦情志不舒,病易生于咽喉,治之则以百种草药。 动作急速常生惊恐,以致经络不通,病发为麻木不仁,其治以按摩手法内服酒炖汤药, 这是五种情志所生之病也。

用刺法时须注意,刺阳明经时可出血出气,刺太阳经时可出血,但忌出气。刺少阳 经时可出气,但忌出血。刺太阴经时可出气,但忌出血,刺少阴经时可出气,但忌岀血, 刺厥阴经可出血,但忌出气。

宝命全角论篇第二十五

黄帝问曰,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 君王众庶,尽欲全角。形之疾病,莫知其情。留淫日深,着于骨髓。心私虑之, 余欲针除其疾病,为之奈何?

黄帝问道,天包含万物,地又承载万物,其间孕育了世上一切生物,而其又以人为 最贵。人禀受天地之精华,按照四季循环的自然法则而生成,不断重复的生、长、收、 藏四大功能,即令王侯庶民每人都有愿望,希望一生中都不至患病。但很多疾病,常没 有表症,人们不知何时疾病已入侵体内,日久病深,常附着在骨髓上,以致不治。我曾 深思过,若用针去其病,不知可有好的方法吗?

歧伯对曰,夫盐之味成者,其气令器津泄。弦绝者,其音嘶败。木敷者,其 叶发。病深者,其声啰。人有此而三者,是谓坏府。毒药无治,短针无取。此皆 绝皮伤肉,血气争黑。

歧伯回答道,咸味重的水,放在器皿中,其外壁会有湿气渗出,将断的琴弦,会发 岀嘶浊的败音。春季树木兴发茂盛,是因为此树在冬季有收藏许多养份而致。病己深重 的,病人会发出打嗝儿或噫气,表示胃气已绝。人若有此三种现象,就是内脏已然损壤, 再强的药亦无法治疗,治疗只会增加皮肤损伤,肌肉消弱,以致腐败殆尽,无法挽救。




宣明五气
#10
12/17/2022

五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是谓五藏所藏。五 藏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是谓五主。

五脏中所收藏的精神面,又各有其司,心藏神明,肺藏人之魄,肝藏人之魂,脾藏 人之意念,肾藏人之志气,这是五脏各有其藏。

五脏又各有其主要之外象,心主人之血脉,肺主人之皮毛,肝主人之筋,脾主人之 肌肉,肾主管人的骨骼,这是五脏各有其所主。

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 劳所伤。五脉应象,肝脉弦,心脉钩,脾脉代,肺脉毛,肾脉石。是谓五藏之脉。

人受五种过劳所伤各有不同,人若久视必伤血,久以懒散必伤气,久坐不起必伤肉, 久立工作必伤骨,久行于路必伤筋。这是五种过劳产生的人体伤害。

五脏之脉形各有不同,肝脉如弦,心脉呈长钩状,脾脉如代时缓时速,肺脉如羽毛, 肾脉如水中之石。这是五藏之正脉。

血气形志篇第二十四

夫人之常数,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少血多气,阳明常多气多血,少阴常少血多气, 厥阴常多血少气,太阴常多气少血。此天之常数。

足太阳与少阴为表里,少阳与厥阴为表里,阳明与太阴为表里,是为足阴阳也。手太阳 与少阴为表里,少阳与心主为表里,阳明与太阴为表里。是为手之阴阳也。

人体中气血正常的比值如下:

(一) 太阳为多血少气之经。

(二) 少阳为少血多气之经。

(三) 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

(四) 少阴为少血多气之经。

(五) 厥阴为多血少气之经。

(六) 太阴为多气少血之经,这是天生的正常值。又足太阳与足少阴互为表里经, 足少阳与足厥阴互为表里经,足阳明与足太阴互为表里经,这是足的阴阳关系。

手太阳与手少阴亘为表里经,手少阳与手厥阴互为表里经,手阳明与手太阴互为表 里经。这是手的阴阳关系。

今知手足阴阳所苦,凡治病必先去其血,乃去其所苦。伺之所欲,然后写有 余,补不足。欲知背俞,先度其两乳间。中折之,更以他草度去半已,即以两隅 相拄也。乃举以度其背,令其一隅居上齐脊大椎,两隅在下,当其下隅者,肺之 俞也。复下一度貝心之俞也。复下一度左角,肝之俞也。古角睥之俞也。复下一 度,肾之俞也。是谓五藏之俞,灸剌之度也。

吾人从脉诊或经络之走向,察知各阳经阴经病变所在。治病之初,必先去郁结不通之 血络,可立去其病之苦痛,再观察病邪之有余与不足,然后对症去其所过之处,补其不 足之处。




脏气法时论
#11
12/15/2022

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目肮腕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 如人将捕之。取其经,厥阴与少阳。气逆则头痛,耳聋不聪,颊肿。取血者。

肝病之人,其症状会使病人两胁肋疼痛并牵引小腹,让人易怒。如果肝虚了,会使 人目视昏暗,见物不明,耳听不明,易生恐惧,好像有人要伤害他一样。此时治疗须选 择足厥阴肝经与足少阳胆经的穴道。肝气如果上逆,则会令人头痛、耳聋、意识不清、 两颊肿胀,此时须从有郁结的血脉来放血治疗。

心病者,胸中痛,胁支满,胁下痛,膺背肩甲间痛,两臂内痛。虚则胸腹大 胁下,与腰相引而痛。取其经,少阴太阳。舌下血者。其变病剌鄴中血者。

心脏有病之人,会使人胸口痛,两胁胀满及疼痛,甚而痛到背部或向上痛到肩部, 有时两臂之内侧疼痛。若心气不足时(心脏无力),会有胸腹胀大,牵引腰部而疼痛。 此时治疗须取用手少阴心经与手太阳小肠经的穴道。舌下之金津、玉液二穴放血,病发 急重时,可刺阴鄴、养老等穴位放血,及中指、无名指尖放血。

脾病者,身重善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痪,脚下痛。虚则腹满,肠鸣殯泄, 食不化。取其经,太阴阳明少阴血者。

脾脏有病时,令人身体感觉沉重,肌肉消瘦萎缩,无法控制双足的行走,容易抽筋, 脚下部会疼痛。脾气虚时,病人腹肿满,肠鸣且下痢,饮食入胃不化,此时应取足太阴 脾经与足阳明胃经上的穴位,同时在足少阴肾经上找血郁之处来放血。

肺病者,喘歛逆气,肩背痛。汗出尻阴股膝,髀膘肪足皆痛。虚则少气不能 报息,耳聋嗑■干。取其经,太阴足太阳之外,厥阴内血者。

肺有病之人,主要症状为呼吸短促,气会上逆,肩背都会疼痛,容易出汗,臀部、 阴部、膝盖、大腿、小腿肚,.足跟都会疼痛。肺气虚弱,则呼吸浅短无法深呼吸,耳聋 咽喉干燥,此时宜选用手太阴肺经及足太阳经外侧背部,穴位,再从足厥阴肝经上找寻郁 血之络位放血即可。

肾病者,腹大胫肿,喘歛身重,寝汗出憎风。虚则胸中痛,大腹小腹痛,清 厥,意不乐。取其经,少阴太阳血者。

肾脏有病的人,会有腹胀水肿的现象,同时喘咳不止,身体沉重倦怠,睡觉时盗汗 不止,又厌恶风吹。肾气虚时,必胸中疼痛,上下腹倶疼,四肢冰冷,情志郁闷不乐。 治疗时必取其足少阴肾经与足太阳经之穴位,有郁血阻碍与孙络,则采放血的方式。

肝色青,宜食甘。粳米牛肉枣葵皆甘。心色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 肺色白,宜食苦。麦羊肉杏莲皆苦。脾色黄,宜食咸,大豆豕肉莱蕾皆成。肾色 黑,宜食辛。黄黍鸡肉桃葱皆辛。

肝在面上为青,五行中属木,肝主筋,筋急时宜食甘味之物以缓和,诸如糯米、牛 肉、红枣、芹菜类等皆为甘物。

心为赤色,属火,心性宜缓,食酸物可使收敛,如小豆、狗肉、李子、韭菜等皆为 酸物。肺为白色,属金,宜食苦味以制金之肃杀,如小麦、羊肉、杏仁、藩白等皆为苦 味。脾为黄色,属土,宜食咸味以制土,如大豆、猪肉、栗子、豆的嫩叶等皆属咸味。 肾为黑色,属水,宜食辛味以润养,如黄黍、鸡肉、桃子、葱类等,皆为辛味之物。

辛散,酸收,甘缓,苦坚,成更。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富为 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 或散或收,或缓或急,或坚或英,四时五藏,病随五味所宜也。

辛味之物其性发散,酸味之物其性收敛,甘味之物其性缓和,苦味之物其性干坚, 咸味之物其性夹坚。药物之毒能攻病邪,五谷之物能营养五脏,五果之物为其辅助,五 畜等肉类可益体力,五莱之属可补其不足。使酸苦甘辛咸五味互相调和,如此饮食,则 能捕充体力精神。其五味各有所属,各有所利。有时须散,有时须收,有时须缓,有时 须急,有时须坚,有时须软坚,五脏各应于四时之所须,病的治疗亦须谨慎的考处使用 适宜之五味也。




脏气法时论
#12
12/14/2022

肺病之人,在黄昏时病情会显著,在中午时病情会严重,半夜时会趋于平静。肺阳 外出太过须收敛胸中时,须给予酸味之食物或药物来收敛肺。因此酸味能固肺气,辛味■ 能疏散肺气使之下降。

病在肾,愈在春。春不愈,甚于长夏。长夏不死,持于秋。起于冬。禁犯炸 焕热,食温,炙衣。肾病者,愈在甲乙。甲乙不愈,甚于戊己。戊己不死,持于 庚辛。起于壬癸。肾病者,夜半慧,四季甚,下晡静。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 用苦补之咸写之。

肾脏病的人,会在春天痊愈,如果春天不愈,会在长夏季节加重,能度过长夏不死, 则在秋季会保持不变,然后冬季来临时会复发。此病切记不可用火烤热身体及吃过热的 食物,不可穿用火烤过的衣服。肾病的人,在甲乙日会痊愈,若甲乙日不愈,则戊己日 时会加重,能度过戊己日不死,于庚辛日必保持不变,俟壬癸日来临时,病又复发。凡 肾有病之人,其在半夜时症状最明显,于辰、戌、丑、未四时,辰时病情最严重,日落黄 昏时则趋平稳。肾脏受到感染,即予病人食苦味之物来消除,所以苦味之物能消炎清利 肾脏,咸味能强化肾脏功能。

夫邪气之客于身也,以胜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生而甚。至于所生 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五脏之脉,乃可言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凡病邪之于人身上,遇到相克之时节会渐深,在相生的时节病会痊愈,遇到所不能 胜克的时节病会加重,到了被生旺的时节,病会保持不变也不会恶化,遇到属性相同的 节气,则会复发,这是不变的自然法则(人纪)。故吾人诊脉时,必先确定何脏有病,然 后可知其在时节中的变化如何,就可以预知病人生死的时间了。




脏气法时论
#13
12/13/2022

病在肝,愈于夏。夏不愈,甚于秋。秋不死,持于冬。起于春。禁当风。肝 病者,愈在丙丁。丙丁不愈,加于庚辛。庚辛不死,持于壬癸°起于甲乙。肝病 者,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静。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写之。

如果病生在肝,到了夏季会痊愈。若夏季不愈,到了秋天必更严重,能够在秋季不 死,可延续到冬天,俟春季来时又会复发,此病最忌当风。同理肝病会在丙丁日愈,若 丙丁日不愈,必严重在庚辛日;能够度过庚辛日不死,则不变于壬癸日,会在甲乙日来 临时复发。

肝病之人在清晨时,症状会很明显,傍晚时会促严重,半夜时趋于平静。肝有病气 郁不散时,应给予辛味之药物予以发散,所以治肝之法在用辛味物来散其郁结,用酸味 物来收敛辅强肝脏。

病在心,愈在长夏。长夏不愈,甚于冬。冬不死,持于春。起于夏。禁温食 热衣。心病者,愈在戊己。戊已不愈,加于壬癸。壬癸不死,持于甲乙.起于丙 丁。心病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静。心欲樊,急食咸以更之。用咸补之,甘 写之。

心脏有病时,会在长夏季节痊愈,如果长夏时节没有治好,在冬季会很严重,能度 过冬季不死,在春季来时会持恒不生变,俟夏季来时又复发,此病严禁热食厚衣,不可 让身体过暖。心脏之病依理可知会在戊己日愈,戊己日不愈,壬癸日会严重;能度过壬 癸日不死,甲乙日不生变化,会在丙丁日复发。心脏之病在中午时会有明显之症状出现, 到半夜会很严重,在清晨时会很平静。心脏亢进时,立予咸味的药物来缓和它,用咸味来 缓心,用甘甜之物来活动心脏。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于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长夏。禁温食饱 食,湿地濡衣。脾病者,愈在庚辛。庚辛不愈,加于甲乙。甲乙不死,持于丙丁。 起于戊己。脾病者,日映慧,日出甚,下晡静。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写 之,甘补之。

脾脏生病时,会在秋季痊愈。秋季没治好,春季来临时会加倍严重,能度过春季不 死,夏季时病情不会生变。此病最忌热食与饱食,居住之地过湿或穿湿的衣物。脾病之 人可同理推至会在庚辛之日痊愈,若在庚辛之日不愈,则甲乙日会趋严重;能够度过甲 乙日不死,则在丙丁日不会生变化,然后在戊己日复发。

脾病在一日中.未时会有明显的症状,日出之时会较严重,傍晚时趋于平静。脾气过 亢时,立刻给予甘味之物来减缓,甘味可以健脾,苦味可以燥脾之过湿。

病在肺,愈在冬。冬不愈,甚于夏。夏不死,持于长夏。起于秋。禁寒饮食, 寒衣。肺病者,愈在壬癸。壬癸不愈,加于丙丁。丙丁不死,持于戊己。起于庚 辛。肺病者,下晡慧,日中甚,夜半静。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 写之。

肺有病者,会在冬季痊愈,如在冬季没好,则夏季来临时会加倍严重。能度过夏季 不死,则在长夏时节不会产生变化,到了秋季病再复发。此病严禁冷食冷饮,衣着过薄。 肺病的人会在壬羹日愈,如果壬癸日不愈,则于丙丁日时会加倍严重,能度过丙丁日不 死,在戊己日时会保持不变,然俟庚辛日时病会再复发。


三部九候论
#14
12/11/2022

歧伯对曰,凡人之惊恐恚劳动静,皆为变也。是以夜行则喘出于肾,淫气病 肺。有所堕恐,喘出于肝,淫气害脾。有所惊恐,喘出于肺,淫气伤心。度水跌 仆,喘出于肾与骨。当是之时,勇者气行则已,怯者则着而为病也。故曰,诊病 之道,观人勇怯。骨肉皮肤,能知其情,以为诊法也。故饮食饱甚,汗出于胃。 惊而夺精,汗出于心。持重远行,汗出于肾。疾走恐惧,汗出于肝。摇体劳苦, 汗出于睥。

歧伯回答道,举凡人情志上的变化与劳动状况,只要有关系到日常生活起居的,脉 都会改变。

像夜间行房事,其喘息是岀于肾脏,若行之过度,则易导致病邪入肺。人因堕落而 伤身且因极度恐惧而产生的喘息则来自于肝,此时易使病邪入脾。常易受惊恐之人,其 喘息出于肺,此时病邪极易入心而影响心脏。人过水时跌倒水中因而喘息,则此出于肾 与骨。处于以上状况时,有胆识的人,其气易行,只要气血恢复顺畅病就好了。相反于 胆小之人却令病入体内而生变。所以诊病之法须视人之胆大或胆小,从骨肉皮肤的状况 即可察知病人属何种人,此法为诊断之要法。凡人于饱食时,汗大量流岀,其汗水乃出 于胃之津液。受到惊吓而让人冷汗直冒,此汗乃出于心之液。人持重物远行,所出之汗 是由肾脏而岀的。人因恐惧而奔走,所生之汗是来自肝脏之津液。人因运动或过于劳累, 其所生之汗是来自脾脏之津液。

故春秋冬夏,四时阴阳,生病起于过用,此为常也。食气入胃,散精于肝, 淫气于精。餐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 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行气于府。府精神明,留于四脏,气归于权衡。权衡以 平,气口成寸,以决死生。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 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 为常也。

因此在春夏秋冬四季中,人之所病乃起因于过于耗损内脏之津液,这是常见之状况。 常人饮食入胃肠磨碎消化后,把营养精华(中医名之阴津)贯送到肝脏,再由肝把营养 分散到筋去滋养。同时饮食入胃,其产生之血则输送给心脏,心脏得此动能再傅出使全 身血脉哗以流畅。脉气顺延血脉而行,而阳气会再聚于肺中,肺气通于全身百脉,再由 此而贯稣阳热之气到皮毛中。由于心与肺合力生出之精气会聚集在气之会膻中位。膻中 所聚之精气即为宗气,由此分输给五脏之中,使其有动能,可依春夏秋冬四季之不同而 各显出不同之常脉,以此作标准即可知人之正常与否,其会出现在寸口之脉位,由此可 察知患者之有无胃气,以决定死生。

人饮水入胃,遇胃热化气则进入脾土之脏,脾之功能在区分清净之气上输入肺,供 应人体正常的水份需要,脾又能通调水道,使不同之水从三焦油网系统渗入肾脏,再汇 集于膀胱而出体外,如此水之精气四散全身,均匀谐和的运行,符合于四季不同变化, 维持一定的水份,配合日月阴阳的纪律,随时保持常态。

太阳藏独至,厥喘虚气逆,是阴不足,阳有余也。表里当俱写,取之下俞。 阳明藏独至。是阳气重并也。当写阳补阴,取之下命。少阳藏独至,是厥气也。 崎前卒大,取之下俞。少阳独至者,一阳之过也。太阴藏搏者,用心省真。五脉 气少,胃气不平,三阴也。宜治其下俞,补阳写阴。一阳独啸,少阳厥也。阳并 于上,四脉争张,气归于肾。宜治其经络,写阳补阴。一阴至,厥阴之治也。真 虚瘩心。厥气留薄,发为白汗。调食和药,治在下俞。

人体中太阳经的脉气如果独行,会造成病人手足冰冷,气逆上而呼吸粗大,这是阴津 不足,阳气有余的现象。此时当施用表里俱泻之法,不须补阴津,故当取足下通谷注① 与太溪二穴。如果是阳明经的脉气独行,这是阳气相重垒之象,吾人当泻阳而补阴,故 取足下之陷谷与太白二穴。如果是少阳经的脉气独行,则必是气之逆行产生,会造成阳 躊脉的前部肿胀,此时须独取足下之临泣穴,因为少阳之独至,只是一阳经之太过而造 成的。




三部九候论
#15
12/10/2022

歧伯曰,九候之脉,皆沉细悬绝者,为阴,主冬,故以夜半死。盛躁喘数者 为阳,主夏,故以日中死。是故寒热病者,以平旦死。热中及热病者,以日中死。 病风者,以日夕死。病水者,以夜半死。其脉乍疎乍数,乍迟乍疾者,日乘四季 死。形肉已脱,九候虽调犹死。七诊虽见,九候皆从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风气 之病,及经月之病,似七诊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若有七诊之病,其脉候亦败 者,死矣。必发啰噫。必审问其所始病,与今之所方病。而后各切循其脉,视其 经络浮沉,以上下逆从循之。其脉疾者不病,其脉迟者病,脉不往来者死,皮肤 著者死。

歧伯回答,三部九候之脉,如果都呈细小若有若无时,就是阴脉,如冬天一样,一 旦如此则病人必于半夜死亡。如果脉呈盛大急躁,呼吸短促者为阳脉,如夏日一样,则必 在中午死亡。所以往来寒热的病,都是在早晨死。中焦热盛及但热不寒之病,都死在中 午。得风病死者,都在黄昏死。得水肿病者,都在半夜死。脉形呈忽快忽慢,时强时弱 者为脾气已绝之脉,病人会在辰、戌、丑、未四个时辰转换处死亡。体消肉脱时,即令 三部九候之脉正常,病人亦死。脉如为大、小、速、迟、陷下等七种脉,若九候脉之同 时出现此类之脉,有时亦不会死。这是因为是外感风寒之病,或女人月事之病,其像七 诊的病,但并非真的,才会如此不会有危险。若有以上七种之病脉,而脉中又无胃气, 此乃必死,此际会出现打嗝与噫气等症,•表示胃气已绝。

因此吾人在诊察病人时,必须细审病人开始病时的症状,还有现在病情的症状,然 后再按脉来循经,察其经络的起伏,经脉上行下行气血走向,何者为顺?何者为逆?举 凡脉速者必无病,脉气来迟者必病,脉气不来者必死。皮肤无油光润泽,摩擦时会涩手 指者,此为阴阳俱绝之征,—亦主死亡。

帝曰,其可治者奈何?

黄帝问,那些可以治疗的,吾人用何法呢?

歧伯曰,经病者治其经。孙络病者,治其孙络血。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经络。 其病者在奇邪,奇邪之脉,则缪刺之。留瘦不移,节而剌之。上实下虚,切而从 之。索其结络脉,剌出其血,以见通之。瞳子高者,太阳不足。戴眼者,太阳已 绝。此决死生之要,不可不察也。手指及手外踝上,五指留针。

歧伯回答,病在经上则治其经,用补泻手法去虚实之症。病在表面孙络上,可在其 部位放血。血液循环有障碍时"造成身体疼痛,治在其病的经络上。若病邪停在奇邪之 腑,在奇邪之经脉,可利用刺在井穴上放血,及四肢青脉处放血之缪刺法。病人为瘦弱 体力不足的人,其病没有产生变化时,须用很恰当的刺法去病邪又不伤正气。上实下虚 的病人,须延着经脉察诊,找出瘀结所在,针刺放血,以通其气血。眼珠上吊者,表示 太阳经的脉气已绝断,眼球上翻看人的病人,则是太阳脉气不足状。这些都是决定生死 的要件,医者必明察。

经脉别论篇第二十一

黄帝问曰,人之居处动静勇怯,脉亦为之变乎?

黄帝问道,人的居所与活动状, 还有勇敢怯懦是否会影响到脉呢?




三部九候论
#16
12/09/2022

帝曰,决死生奈何?

黄帝问,那决定病人死生之法又如何?

歧伯曰,形盛脉细,少气不足以息者危。形痩脉大,胸中多气者死°形气相 得者生,参伍不调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上下左右之脉相应,如参舂者 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通数者死。中部之候,虽独调,与众藏相失者死。中部之 候相减者死。目内陷者死。

歧伯答道,病人体形硕大而脉反细小,兼之呼吸短促者病危矣。病人体形消瘦脉却 反大,兼又胸中胀满者必死。

凡人外形与脉气相符合者生,参差不调和者乃病也。凡三部九候之脉皆失者死。又 全身上下左右的脉出现有的正常,有的失常,此人已病也。若到了上下左右的脉皆失, 无法度衡量者亦死。中部之脉气正常,而上部下部脉已失,此人亦死,如中部之脉象愈 弱,亦主死亡,凡目眶内陷者亦死。

帝曰,何以知病之所在?

黄帝问,如何才知病之所在呢?

歧伯曰,察九候独小者病,独大者病,独疾者病,独返者病,独热者病,独 寒者病,独陷下者病。以左手足上,上去踝五寸按之,庶右手足当踝而弹之。其 应过五寸以上,蠕蠕然者不病。其应疾中手浑浑然者病,中手徐徐然者病。其应 上不能至五寸,弹之不应者死。是以脱肉身不去者死。中部乍躁乍数者死。其脉 代而构者,病在络脉。九候之相应也,上下若一,不得相失。一候后则病,二候 后则病甚,三候后则病危。所谓后者,应不俱也。察其府藏,以知死生之期。必 先知经脉,然后知病脉。真藏脉见者胜死。足太阳气绝者,其足不可屈伸,死必 戴眼。

歧伯回答道,如诊察九候脉气独有一处呈微小状者此部必病。独有一处脉大者,该处 亦病。独有一处急数者,这就是病处。独有一处脉迟者,其部亦病。独有一处脉浮者亦 病。独有一处脉细小者,其亦病。独见J部凹者,也是有病。所以诊何脉知其失常乃知 病处。

又可用按住病人足踝上方五寸之处,弯起右手手指使平齐,抵住足踝,敲打该处, 若回音能傅到左手且按处有虫在蠕动似的感觉,则此人健康无病。如果传音过快,有如 水涌般,使人觉得刺激很强,则为有病兆。若传音很慢,病人反应迟钝者,亦有病。若 回音不能传到左手五寸处,或敲打也不会反响者,此人必死。又病人病至肉消骨软,且 无法走路者亦死。

诊察出病人中部之脉忽快忽慢者,亦为死症。如果脉呈代而钩状,也就是脉跳动时常 一止,而且脉形如长钩一样,有力而满溢状,就表示病邪居在经络上。是故三部九候之 互相呼应,上下一致,切不可不协调。.其中一候脉失常则有病,二候之脉同时失常,则 病严重了。若三候之脉均失常,则病已危矣。一旦能察其脏腑之病根所在,就可测岀病 人的生或死之期。所以医师必先知何为正常之脉,方可区分出何为病脉。凡一见真脏脉 知为何脏病,从而推知所被克之时节,而预知其死亡期。又如病人的足太阳脉气已无, 其足必屈曲而不直,死时眼向上吊。

帝曰,冬阴夏阳,奈何?

帝间,所谓

“冬阴

夏阳”的意思是什么呢?




玉机真藏论
#17
12/07/2022

所谓脉逆四时,即春季得到肺脉,夏季得到肾脉,秋季得到心脉,冬季得到脾脉, 然后所有的脉形又有时绷紧,有时断绝,有时深沉,有时中空无力且四散者,这就是反 逆四时之脉。病情为热症而脉反安静,病人下痢不止而脉反现大形,病人大量失血而脉 反坚实,病生在里而脉却坚硬有力,病生在外表而脉反弱,此皆难治之病,因为脉症不 合也。

黄帝曰,余闻虚实以决死生,愿闻其情。

黄帝说道,我听说可以用虚实来决定 死生,请说明此点。

歧伯曰,五实死,五虚死。

歧伯答道,有五种实症主死,五种虚症亦主死。

帝曰,愿闻五实五虚。

黄帝说,希望能听到何谓“五实“五虚” ?

歧伯曰,脉盛,皮热,腹胀,前后不通,闷新 此谓五实。脉细,皮寒,气 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

歧伯答道,脉壮盛,皮肤炙热,腹胀,大小便不通,目昏气闷,此为五种实症。脉 细小,皮肤冰冷,呼吸短促,大小便失禁,不吃食物,此为五种虚症。

黄帝曰,其时有生者何也?

黄帝问,那有时病人有这些症状?为何还活呢?

歧伯曰,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汗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

歧伯回答道,有五虚症者,而食物入胃,仍可吸收,且下痢止,则可存活。若有五 实症之病人,其身汗出,且大小便亦通畅者,亦可存活下来,这就是有死症的患者,仍 有生存机会的征候也。

三部九候论篇第二十

黄帝问曰,余闻九针于夫子,众多博大,不可胜数。余愿闻要道,以属子孙, 传之后世,着之骨髓,藏之肝肺,欷血而受,不敢妄泄。令合天道,必有终始, 上应天光,星辰历纪,下副四时五行。贵贱更互,冬阴夏阳。以人应之奈何,愿 闻其方。

黄帝问,我闻九数自夫子处甚多,精深博大,无法尽陈。我希望能闻其大要,来傅给 子孙,傅给后世,铭记于骨中,深藏内心中,且愿饮血立誓,绝不传不肖之徒。其理必 合天地之道,有始有末,上对应日月星辰之历数,下符合于春、夏、秋、冬四季及阴阳 五行的变化。其孕含吉凶之变化,春为阴夏为阳,如以人对应之如何?请老师为我说明吧!

歧伯对曰,妙乎哉问也。此天地之至数。歧伯回答道,真是高妙的垂询,这 乃是天地间至深的数理。帝曰,愿闻天地之至数,合于人形血气,通决死生,为 之柚?

黄帝说,请将天地间至深的数与人体气血配合起来,来了解人的生死奥妙,这方法 又如何呢?

歧伯曰,天地之至数始于一,终于九焉。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 之,三三者九,以应九野。故人有三部,部有三候,以决死生,以处百病,以调 虚实,而除〜邪疾。

歧伯答道,天地之至数其始于一,而终止于九。一者为天,二为地,三为人,如此 三倍三数而有九候,来决定死生,来治疗百病,来调合虚实,来去除病邪。

帝曰,何谓三部?黄帝问,何谓“三部”之意呢?



玉机真藏论
#18
12/06/2022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青白不泽,毛折乃死。 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惹菠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 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 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疎。色黄青不泽, 毛折乃死。诸真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肝的真脏脉形,是由寸口到尺部都绷紧如刀刃,按压时如按到琴弦一样,一旦岀现 此脉,加上病人面色青白不光泽,皮上毛如折曲状,此为必死。心的真脏脉形,其坚实 而有力,按之如摸蕙茵子一样,一粒粒的感觉,病人面色赤且黑,皮上毛如折曲状,亦 为必死。肺的真脏脉形,其形大而中空无力,如像羽毛触到人的皮肤一样,病人面色白 且红,又无光泽,皮上毛折曲,则病人必死。肾之真脏脉形,其跳时力强而有时中止, 按之有如用指头去弹石子一样,感觉其很竖硬的样子,病人面色黑且黄,又无光泽,皮 上毛卷曲者,病人必死。脾的真脏脉形,柔弱无力,忽快忽慢,病人面色会有黄青色, 且无光泽,又皮上毛卷曲者必死。凡各脏见其真脏之脉及色,皆为必死之兆。

黄帝曰,见真脏曰死,何也?

黄帝问道,为什么出现真脏之脉会死呢?

歧伯曰,五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藏之本也。藏气者,不能自致于手 太阴,必因于胃气,乃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 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倶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 见。独见者,病胜藏也。故曰死。

歧伯答道,因为五脏皆受气于胃,此其故也。胃,为五脏津液能源之所在也。五脏 之气,不会来自手太阴肺经,都是因为有胃气,而后再输送到肺中。五脏各有其气血流 注之时,但都来自手太阴肺经之运送,一旦病邪严重,则人之精气必衰弱。所以严重的 病人,其胃之气必然无法与脏气同时贯注于手太阴肺经中,于是就使真脏之气独现。凡

独见真脏之脉,此必病邪已完全破壤其脏之功能,故其必死。 帝曰,善。黄帝说,答得好J

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此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

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 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

腺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所谓逆四时者, 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渣者,命曰逆四时。 未有藏形于春夏而脉沉潘,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病热脉静,泄而脉大, 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

黄帝说,凡是治病必细察其外形、精神与气色之润泽,按其脉知何脏为主病,及病 情是新病或陈年旧疾,切不可失去治疗的时机。外形气色皆未失真,这是可治之病。如 果病人病色很浅,此病易治。按脉时,脉与四季相合时,此病可治,如果脉微弱但内里 气血流畅,这是有胃气之兆,可称为易治之病,治之必不失良机。如果外形消痩精神不 振,此即难治之病。正常之气色已失,面皮无光,这是很难痊愈的病。脉变为坚实且盛 大,这代表病越深状,如果脉形己反逆四季节气时,此已为无法治愈之病。察知以上四 种难治之病时,必须明白告诉家属。



玉机真藏论
#19
12/05/2022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青白不泽,毛折乃死。 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惹菠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 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 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疎。色黄青不泽, 毛折乃死。诸真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肝的真脏脉形,是由寸口到尺部都绷紧如刀刃,按压时如按到琴弦一样,一旦岀现 此脉,加上病人面色青白不光泽,皮上毛如折曲状,此为必死。心的真脏脉形,其坚实 而有力,按之如摸蕙茵子一样,一粒粒的感觉,病人面色赤且黑,皮上毛如折曲状,亦 为必死。肺的真脏脉形,其形大而中空无力,如像羽毛触到人的皮肤一样,病人面色白 且红,又无光泽,皮上毛折曲,则病人必死。肾之真脏脉形,其跳时力强而有时中止, 按之有如用指头去弹石子一样,感觉其很竖硬的样子,病人面色黑且黄,又无光泽,皮 上毛卷曲者,病人必死。脾的真脏脉形,柔弱无力,忽快忽慢,病人面色会有黄青色, 且无光泽,又皮上毛卷曲者必死。凡各脏见其真脏之脉及色,皆为必死之兆。

黄帝曰,见真脏曰死,何也?

黄帝问道,为什么出现真脏之脉会死呢?

歧伯曰,五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藏之本也。藏气者,不能自致于手 太阴,必因于胃气,乃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 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倶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 见。独见者,病胜藏也。故曰死。

歧伯答道,因为五脏皆受气于胃,此其故也。胃,为五脏津液能源之所在也。五脏 之气,不会来自手太阴肺经,都是因为有胃气,而后再输送到肺中。五脏各有其气血流 注之时,但都来自手太阴肺经之运送,一旦病邪严重,则人之精气必衰弱。所以严重的 病人,其胃之气必然无法与脏气同时贯注于手太阴肺经中,于是就使真脏之气独现。凡

独见真脏之脉,此必病邪已完全破壤其脏之功能,故其必死。 帝曰,善。黄帝说,答得好J

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此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

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 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

腺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所谓逆四时者, 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渣者,命曰逆四时。 未有藏形于春夏而脉沉潘,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病热脉静,泄而脉大, 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

黄帝说,凡是治病必细察其外形、精神与气色之润泽,按其脉知何脏为主病,及病 情是新病或陈年旧疾,切不可失去治疗的时机。外形气色皆未失真,这是可治之病。如 果病人病色很浅,此病易治。按脉时,脉与四季相合时,此病可治,如果脉微弱但内里 气血流畅,这是有胃气之兆,可称为易治之病,治之必不失良机。如果外形消痩精神不 振,此即难治之病。正常之气色已失,面皮无光,这是很难痊愈的病。脉变为坚实且盛 大,这代表病越深状,如果脉形己反逆四季节气时,此已为无法治愈之病。察知以上四 种难治之病时,必须明白告诉家属。




玉机真藏论
#20
12/03/2022

帝瞿然而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脉之大要,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 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亲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 着之玉版,藏之藏府,每旦读之。名曰玉机。五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 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 气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 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 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 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一日一夜,五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黄帝敬畏的长身而起,向歧伯鞠躬而点头道,答得好,我听闻了脉法的重点,天地 间的真理,五色的脉及变化,及揆度、奇恒的道理,知其道本一也。人的生体运转不休, 不舍回头,其生命的代谢一旦受到阻力,必须即早使它通顺,俟病已至,方才察觉而去治 疗,时机已失也。这些奥妙的重点,相差极微,必须刻在玉版之上,收藏在内府之中,每 日清晨来阅读它,我为其立名为“玉机”。五脏气之源于其所生之脏,五脏有病时,如未 能治好,会傅到所胜之脏中,这是依阴阳五行之法而来推演的。生命之元气会居于其所 生之脏,会断绝于所无法傅之脏处,生病之人之所以会死,其初必先传到其所不能胜之 脏处,于是病乃致死。也就是说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这是顺行 所生。如果气是逆行的状况,病人乃死。肝气足乃生心气,再傅到脾脏,这是正常;如 果肝气反居于肾,又逆傅到肺中,病人必死。心脏气旺乃生脾气,再傅给肺,这是相生 故吉,一旦心之气居于肝中不传,反逆行到肾脏,则病人亦死。脾气足则传入肺,再进 入肾脏,这是顺气;如果气居于心不傅脾,反逆传给肝,则主死亡。肺气足则傅入肾脏, 再顺傅给肝,这是相生;如果气反居于肾,更逆传入心,此乃死兆。肾气足则傅之入肝, 再顺傅给心,此为顺治;若气反居于肺中,更逆傅给脾时,病人必死。这都是因为气逆 走而致死的。一日一夜十二时辰,吾人可将之分为五区,各主脏气之流注时间,吾人可 用此断出生死之早晚也。




玉机真藏论
#21
12/02/2022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

黄帝说,答得好。那夏天是钩脉,其脉形如 何呢?

歧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 曰钩。反此者病。

歧伯回答道,夏季为心脉也,心属南方属火,万物因热而盛长,所以脉气必来时盛 大去时衰弱,此为钩脉。与此相反表示有病也。

帝曰,何如而反?

黄帝问,所谓“反脉”是什么呢?

歧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 谓不及。病在中。

歧伯答道,如果脉来盛大,去时亦大,这就是“太过” 了,病生于外。如脉来不盛, 去时反盛,这就是“不及”,也可说是寸脉微弱,尺脉盛大亦同,其病在体内也。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

黄帝问,夏脉呈过分与不及时,其病症 如何呢?

歧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不及则令人烦心,上见钦唾, 下为气泄。

'歧伯回答道,如果太过时,今人全身发热而皮肤痛,甚而出现皮广化脓红肿的浸淫 疮(丹毒)。不及时,会今人心情烦躁,热上入肺则生咳嗽吐涎,热向下则生气泄或下血 等症。

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

黄帝说,答得好。那秋季脉为浮脉,何者为 浮脉呢?

歧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 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歧伯对曰,秋季之脉为肺脉也,肺属西方属金性,此时为天地万物收成之时节也。 故此服气来时必轻浮于皮表,且其势来急去而散也,这就是“浮脉”之意,与此相反者 病也。

帝曰,何如而反?

黄帝问,如何是与它相反的脉呢?

歧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 此谓不及。病在中。

歧伯回答道,其脉来如按羽状,中央坚硬雨边虚空,这就是“太过” 了。病生体外。 脉形如羽毛一样但应手则微弱,这是“不及”也,病在体中。

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

黄帝问,当秋季之脉出现“太过”与 “不及“时,病人有何症状?

歧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愠愠然。其不及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 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歧伯回答道,出现“太过”的秋脉,病人会气上冲胸而背痛,胸中不舒服而欲吐。若 是“不及"的秋脉,则会发生气喘。呼吸急促且咳嗽不断。气若上冲不止,会咳血,气若 下降则病人会气喘咻咻不止。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黄帝说,答的好。而冬服妤像耕田一样,为何会 如此呢?

歧伯曰貝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 故曰营。反此者病。

歧伯回答道,冬服为肾之脉,肾属北方属水,天地万物收藏之所,因此冬季之脉必 深沉且搏动有力,如像耕田一样,故名为“营”,凡脉状与此相反者为病。

帝曰,何如而反?

黄帝问,何谓相反的脉呢?

歧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及,病 在中。

歧伯回答道,脉气来时如石弹一样圆圆硬硬的,这就是太过的脉,病生体外。脉气 去时如同数种细脉相聚在一起者,此为不及之脉,病在体内。

帝日,冬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黄帝问,当冬季之脉出现“太过”与“不及” 时,病人症状如何?

歧伯曰,太过则令人解佈,督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不及则令人心悬如病饥。 眇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

歧伯回答道,太过之脉使病人出现极易疲劳的症状,背脊痛且呼吸很浅,病人不喜 发言。若是“不及”之脉,则会令人胸中空空如悬,好像饥饿一样。腰部寒冷,脊椎酸 痛下腹胀满,小便淋沥不畅。

帝曰,善。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变异也。然脾脉独何主?

黄帝说,答得好。黄帝又说,对于春、夏、秋、冬四季会岀现四季不同之常脉与病 脉已有了解,但对脾脉并未说明,请为说明之。

歧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藏以灌四傍者也。

歧伯答道,脾脉是中央土也,位四脏之中央,主要功用在对肝、心、肺、肾脏贯注 胃气,这是动能之源。

帝曰,然则脾善恶可得见之乎?


平人气象论
#22
12/01/2022


夫平心脉来,累累如连珠,如循琅歼,曰心平。夏以胃气为本。病心,脉来, 喘喘连属,其中微曲,曰心病。死心脉来,前曲后居,如操带钩,曰心死。平肺 脉来,厌厌聂聂,如落揄荚,曰肺平。秋以胃气为本。病肺脉来,不上不下,如
循鸡羽,曰肺病。死肺脉来,如物之浮,如风吹毛,曰肺死。平肝脉来,臭弱招 招,如揭长竿末稍,曰肝平。春以胃气为本。病肝脉来,盈实而滑,如循长竿, 曰肝病。死肝脉来,急益劲,如新张弓弦,曰肝死。平脾脉来,如柔相离,如鸡 践地,曰脾平。长夏以胃气为本。病脾脉来,实而盈数,如鸡举足,曰睥病。死

脾脉来,锐坚如鸟之喙,如乌之距,如屋之漏,如水之流,曰睥死。平肾脉来, 喘喘累累如钩,按之而坚,曰肾平。冬以胃气为本。病肾脉来,如引葛,按之益 坚,曰肾病。死肾脉来,发如夺索,辟辟如律石,曰肾死。



平常的心脉,其来时滚滚如珠状,


触按时如圆珠子在转动状,这名之为“心平”。





夏季时以有胃气之脉为本,心脉在夏季最盛,心有病时,脉搏粗大且连续而至,脉行屈 曲之状,此为“心病”。将死之心脉,会出现寸口脉曲,而后脉不断拥至,如兵器中之长 钩,此为心死之脉。

正常的肺脉,如榆荚之落地,静静的飘动,软绵绵的,名曰“肺平”。秋季肺气当 旺,仍需有胃气之缓象。病肺之脉,无论沉浮,按之如鸡羽一样,无依无靠,不浮亦不 大,此为“肺病”。肺死时,其脉如物之浮水面,如风吹毛发状,此曰“肺死”。

正常的肝脉,搏指软绵,如钓竿末稍般,有弹力中带软象,此曰“肝平”。春季肝木 正盛,但仍须带胃气之缓象,才是正常。肝病时,脉形会充实而滑腻,知手按长竿上下 移动感,此曰“肝病”。肝将绝死时,脉形必劲急如弓弦一样的绷紧,此曰“肝死”。

正常脾脏之脉,缓和且柔软,好像难足踩地一样柔软有力,此曰“脾平”。长夏之 季脾气当旺,仍须有胃之缓和脉为本。病脾时,其脉充实而满且数,如鸡抬足之状,此 曰“脾病”。脾死之脉,其形如鸟嘴之尖喙,如鸟足之细,如屋沿漏水下来一样,像水流 去一样,此曰“脾死”。

正常肾脏之脉,其形沉而如钩,按之愈坚,此曰“肾平气冬季肾气当旺,即令肾 脉亦不可无胃气之缓象。肾病时,其脉来如拉长之葛藤一样,按之愈坚,此曰“肾病”。 肾死之脉,如拉索一样的绷紧,且急速移动,重按之如石头撞壁反弹回来的样子,此曰 “肾死”。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黄帝问曰,春脉如眩,何如而弦?黄帝问道,请问春季时,常人之脉为何如弓弦一 样呢?

歧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更弱,轻 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歧伯回答道,春脉就是肝脉,是肝气最旺之时,其属东方属木,天地万物自春季始 生也。因为生之始,故其气较软而虚滑轻松,形如弓弦一样较长且直,故名弦脉。与此 相反之脉,则为病脉。

帝曰,何如而反?黄帝问,所谓反者,是什么样的脉?

歧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不及。

病在中。

歧伯答道,如果脉气来时坚实且强,这就是太过了,病生体外。如果服气来时空虚而 微小,这就是不及,表示体内有病。

帝曰,春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黄帝问,春之脉如果太过或不及,又代 表什么病状呢?

歧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不及,则令人胸痛引背,下 则两胁肤满。

歧伯回答道,脉呈太过表示病人善忘,头脑不清昏昏然,眼目髪黑而晕厥。如为不 及,会令人胸痛牵引背都,向下发展为两膝位胀满等症状。




平人气象论
#23
11/29/2022

胃之大络,名曰虚里。贯鬲络肺,出于左乳下。其动应衣,脉宗气也。盛喘 数绝者,则病在中,结而横有积矣。绝不至曰死。乳之下其动应衣,宗气泄也。 欲知寸口太过与不及,寸口之脉中手短者,曰头痛。寸口脉中手长者,曰足胫痛。 寸口脉中手促上击者,曰屑背痛。寸口脉沉而坚者,曰病在中。寸口脉浮而盛者, 曰,病在外。寸口脉沉而弱,曰寒热及疝痕少腹痛。寸口脉沉而横,曰胁下有积, 腹中有横积痛。寸口脉沉而瀋,曰寒热。脉盛滑坚者,曰病在外。脉小实而坚者, 病在内。脉小弱以潘,谓之久病。脉滑浮而疾者,谓之新病。脉急者,曰疝痕少 腹痛。脉滑曰风,脉渣曰痹。缓而滑曰热中,盛而紧曰胀。脉从阴阳病易已,脉 逆阴阳病难已。脉得四时之顺,曰病无他。脉反四时,及不间藏,曰难已。臂多 青脉,曰脱血。尺脉缓潘,谓之解体。安卧脉盛,谓之脱血。尺潘睐滑,谓之多 汗。尺寒脉细,谓之后泄。脉尺廳常热者,谓之热中。

胃的大络,又名“虚里”。其上贯穿横膈膜而与肺相连,再出表面居于左乳之下, 其脉动甚而隔衣可见,这是宗气所聚之所,为气之总汇,也是胃气根之所在。一旦病人 喘息剧烈,造成左乳下宗气脉位时常停止(现今之因气喘缺氧而造成心脏衰竭),就是 病在胃之大络中,病邪聚此而积留不去造成的。如果宗气脉位停止搏动,即是心脏已停 止,此人已死。因此,左乳下之搏动触及衣物,就是宗气在活动的表现。

要知道寸口之脉过与不及所表现出来的病,可以依照以下之规则来看:

(一) 寸部脉出现短脉,此人必然头痛。因为寸口为胸阳之所在,如果脉短则胸阳 不足,阳气无法入头,头是诸阳之会,今阳气不足,故头痛。

(二) 寸脉如出现过长之脉,病人必有足胫之病,此阳盛于上而不下也。

(三) 寸脉坚而搏出表面时,病人必有肩背痛,因背肩为胸阳之腑,此阳欲出不出

受阻之象也。                                    I

(四) 脉沉而坚实,其病在中在内部,此为阳气受阻于中无法出表之象。

(五) 寸脉浮在皮表且盛大时,这是病在表也,因病人有表症,阳气尽出与之相抗 也。

(六) 寸脉如沉而微弱状,表示病人里阳不足(即免疫系统较弱〉,就会有往来寒 热(体能与病邪相抗,时胜时败),或肠子下坠或下腹疼痛。

(七) 寸脉如沉而左右两侧横跳,此必腸下有积聚不去,胸阳无法下达也。或出现

腹中有瘀积凝阻之病。                                                           -

(八) 寸脉若沉而急缓不定,這也是往来寒热之表现,如第六条,都是胸阳不足造

成的。                                     '

(九) 手部的脉出现盛大且内滑而坚搏者,此病必在外,是阳气出表与病邪相抗之 象。

(十)手部脉如出现小而坚实之状,此必病生内也,其邪阻阳不使出状。

(十一)手部脉呈小面微弱,重按之则四散,此病已久,病人已至气血两虚也。

(十二)手部脉如浮且滑而快者,是新得之病,病人免疫系统受病激而壮盛之自卫 能力表现。

(十三)手部脉如急状,此病乃疝气或脐之部位疼痛,此阳气受阻于下焦腹部,多 因寒致也。

(十四)脉出现滑动上下状,此为风病,风中于表也。

(十五)脉形重按即散出,衰示病人有麻木不仁的病。因气血不足,无法润养皮肤 关节乃致。

(十六)脉形呈缓慢但滑动上下状,病人必有内热之病。

(十七)脉如盛大而紧,此必有胀满之病。举凡脉象顺从阴阳之变化,此病易治; 脉反逆阴阳不合于四时,此病必难治。


平人气象论
#24
11/28/2022

平人之常气禀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春胃微 弦曰平,弦多胃少曰肝病,但弦无胃曰死。胃而有毛曰秋病,毛甚曰今病。藏真 散于肝,肝藏筋膜之气也。夏胃微钩曰平,钩多胃少曰心病,但钩无胃曰死。胃 而有石曰冬病,石甚曰今病。藏真通于心,心藏血,脉之气也。长夏胃微萸弱曰 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代无胃曰死。異弱有石曰冬病,弱甚曰今病。藏真濡于 脾,脾藏肌肉之气也。秋胃微毛曰平,毛多胃少曰肺病,但毛无胃曰死。毛而有 弦曰春病,弦盖曰今病。藏真高于肺,以行荣卫阴阳也。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 少曰肾病,但石无胃曰死。石而有钩曰夏病,钧甚曰今病。藏真下于肾,肾藏骨 髓之气也。

人身上的阳气都源于胃,所以胃气的正常与否,就是人的健康与否所在。人一旦无 胃气,就是“逆”,凡逆者必死。

诊断脉有无胃气,其法如下:

春季时为肝脏代谢最盛之时,脉稍弦状即表示有胃气,也就是正常人,如果脉多弦, 表示胃气巳少,就是有肝病了,再者,如果脉呈全弦状,表示胃气巳无,病人必死。胃 气之脉中如察觉到有如细毛一样的脉,这表示病人在秋季时会发病,如果毛脉己强,表 示金气甚强,在春季为木,乃为金克木之象,即肝气不足而致金盛,故必肝有病。春季 为肝气最盛之时,五脏皆禀受于肝,因所有脏腑内皆有筋膜,故正常之脉必带微弦。

夏季脉较洪大,若脉前微屈后又居之乃为钩象;洪中带微钩此为正常人,胃气充足, 一旦钩甚表示胃气己少,就是心脏有病,脉呈全钩状乃示胃气已绝,病人已无生机。夏 季胃气之脉如杂有石脉,表示冬季必生病,如果脉皆呈石脉,则为水气甚强,夏季为火 时,故火气弱以致水气过强,故为心脏病。夏季为心气最旺盛的时节。五脏皆禀气于心, 五脏内之血脉,皆受于心,所以有胃气之脉必呈微钩状。

长夏季节为土时,胃气正旺,脉呈微软弱为正常之人。如果过弱乃胃气灭少现象, 就是脾有病,此时节如果出现脉时有时无,断断续续状,则为死脉,因全无胃气也。如 果软弱之脉杂有石沉之脉,表示病在冬季时发。微弱至比较严重时,为现在即有病。长 夏之季,五脏之气禀受于脾,亦即脾,主五脏内之肌肉,脾脏气盛,则脉就呈现有微弱 之土脉。

秋季时节,有胃气之服为微毛脉,也就是正常人之脉。如果毛脉盛多,则是胃气减 少的现象,就是肺有病。如果脉呈全毛脉时,表示胃气已失,病人必死。如果呈微毛脉 中杂有弦脉,则表示一到春天就会发病。当脉出现弦脉很盛时,表示现在肺就有间题,因 为秋季为肺金之气,如果木气过盛,必是金气不足导致。体内五脏之气皆由最高之肺来 布施,有了肺之气,所以全身血液能够畅达四肢末稍及脏腑之内也。

冬季之脉如果呈现稍微沉下之象,此为有胃气人之脉,也就是正常人。如果沉脉较 深,为胃气已少的现象,肾脏就生病了。如果沉脉巳如石般坚残,就是已无胃气的现象, 病人必死。另一方面,如果沉脉出现微有钩形之象,此人夏季必然犯病。如果钩脉甚为 明显,则现在必已病矣。冬季时,五脏气皆禀受于肾气,因肾主骨髓:故脉为沉象。所 以沉脉表示正常,也就是有胃气之脉。



脉要精微论
#25
11/27/2022

廳大者,阴不足,阳有余,为热中也。来疾去徐,上实下虚,为厥巅疾。来 徐去疾,上虚下实?为恶风也。故中恶风者,阳气受也。有脉俱沉细数者,少阴 厥也。沉细数散者,寒热也。浮而散者,为陶仆。诸浮不躁者,皆在阳则为热, 其有躁者在手。诸细而沉者,皆在阴则为骨痛,其有静者在足。数动一代者,病 在阳之脉也,泄及便脓血。诸过者切之。潘者阳气有余也。滑者阴气有余也。阳 气有余,为身热无汗。阴气有余,为多汗身寒。阴阳有余,则无汗而寒。推而外 之,内而不外,有心腹积也。推而内之,外而不内,身有热也。推而上之,上而 不下,腰足清也。推而下之,下而不上,头项痛也。按之至骨,脉气少者,腰脊 痛而身有痹也。

脉呈粗大形,则必阴之津液不足,造成阳热有余,此为中焦有热的征候。脉形来时 速去时慢,且寸脉实而有力,尺脉虚而无力,表示阳气盛于上,下焦阴却不足,这就是 手足冰冷癫痫的疾病。脉来缓慢去时速,寸脉上弱尺脉强实,此人胸阳不足必会恶风也。 所以人会厌恶风吹乃因阳不足也。所有的脉如果同时都出现沉而形细且数时,就是肾脏 引起的手足冰冷症;若又出现脉散状,则必寒热并结。

出现脉浮而散,必生目眩而易倒的病。脉形俱浮但不见烦躁之脉,此病必属热症, 且在消化系统或血脉中。如果有烦躁之脉,则病在手部。所有脉形细而沉骨,必病在里 在脏,出现骨痛。如3果脉属静者,则病在足。

脉形岀现脉数有时又一停者,这是表示病在阳在腑,会有下便脓血的现象或下痢。 所有病症在脉中都可诊察出来。溜脉即是脉中气血有不流畅的感觉时,这是阳气有余, 阴津不足也。脉呈滑动如珠转时,则为阴津有余的现象。阳气有余,则会感觉身体热但汗 却不岀;阴津有余,则必汗多身冷。阴阳皆太过时,病人会无汗且恶寒。

手按脉时,用手指推脉向外,但脉不动且附骨,此必胸腹中有积聚也。重按脉时, 如向里推,脉会反弹朝外,此乃身有热病也。如寸口脉较尺部脉强,乃腰部以下发冷也; 如寸脉不足尺脉反盛,病人必生头痛项强之病也。重按脉至骨边,脉出现无力感,此脉 气不足象,病人必腰推痛而且身体有麻木的现象。

平人气象论篇第十八

黄帘问曰,平人何如?

黄帝问,正常人的脉象如何?

歧伯对曰,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呼吸定息,脉五动。闰以太息, 命曰平人。平人者,不病也。常以不病调病人。医不病,故为病人平息以调之为 法。人一呼脉一动,一吸脉一动,曰少气。人一呼脉三动,一吸脉三动而躁,尺 热曰病温。尺不热,脉滑,曰病风。脉涩曰痹。人一呼脉四动以上曰死。脉绝不 至曰死。乍疏乍数曰死。

歧伯回答道,正清入每一次吐气,麻跳二次,每一次吸气,脉跳二次,因此一次呼 吸脉跳四次;再次呼吸之间有停息叫作定息,此际脉又跳一次,因此呼吸加上定息一共 跳产现。维持此脉动的人,名曰“平人”,“平人”就是健康的人,没病的人。我们以健 康有人为标准,来诊断病人,把病人的脉回复正常,这就是治疗。

如果医生吐一次气,病人脉跳一次,吸一次气脉跳一次,这就是阳气不足的现象, 医师吐一次气,病人脉跳三次,吸一次气服跳三次,有急躁的现象,如果尺部之皮肤较热, 就是温病,也就是津液不足引起的热性病。如果尺之皮肤不热,脉虽速但感觉脉内气机 有加速象,此为风病,也就是外感病。如果同样如此而脉内出现流动不畅之感,也就是 涩脉,则病人必有痹病,即麻木不仁也。人的一次吐气,脉跳四次以上者必死,脉已不 跳动时亦死,脉形忽快忽慢者亦死。




脉要精微论
#26
11/26/2022

帝曰,诊得心脉而急,此为何病,病形如何?

黄帝问说,如果按脉察出病人心脏的脉跳的很急,这是什么病?又其病症有哪些?

歧伯曰,病名心疝,少腹当有形也。

歧伯回答道,这就是“心疝病”,可在下腹部关元位按得硬块形。

帝曰,何以言之?

黄帝问,为何知此呢?

歧伯曰,心为牡藏,小肠为之使。故曰少腹当有形也。

歧伯回答道,心脏为里之脏,小肠是它的表腑,因其表里关系,脉数必有积故会在 小肠募穴关元之处出现硬块。

帝曰,诊得胃脉,病形何如?

黄帝问,如果按脉察觉脉形如胃之缓脉时,是何意. 呢?

歧伯曰,胃脉实则胀,虚则泄。

歧伯回答道,如果脉形皆缓,一息四至,则脉如实而有物,则为胃肠胀满而便秘, 如岀现虚脉,则必下痢。

帝曰病成而变何谓?

黄帝问,如何去知道一旦病势已成其傅变如何?

歧伯曰,风成为寒热,痺成为消中,厥成为巅疾,久风为值泄,脉风成为疡。 病之变化,不可胜数。

歧伯回答道,风邪之病形成,就会岀现寒热的现象,如果内热不去,发展下去就会 成为饮食再多仍会消瘦的“消中”病,手足厥冷的病不去,日久就演变为癫痫一样的疾 病,长时居于风吹之处,必引起慢性下痢,风邪进入经脉中久而不去,则会成为皮肤粗 糙化脓的疡病,因此病的变化是无法尽言的。

帝曰,诸痈肿筋挛骨痛,此皆安生?

黄帝问,各种痈脓,肿胀,筋挛,骨节痛 等,是因何而起的呢?

岐伯曰,此寒气之肿,八风之变也。

歧伯回答道,这是因为寒气久居不去而成的。始因都是由于四季风向异常变化而起 的。

帝曰,治之奈何?

黄帝问,如何治呢?

歧伯曰,此四时之病,以其胜治之愈也。歧伯回答道,这都是因季不同而发生的疾病, 只要依据五行的法则,釆用克制其时邪的方法,即可治愈。

帝曰,有故病五藏发动,因伤脉色,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

黄帝问道,有久病在内脏中,其引起病人色脉失常与新得之病所引起色脉失常,我 们如何去区分呢?

歧伯曰,悉乎哉问也。征其脉小,色不夺者,新病也。征其脉不夺,其色夺 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俱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倶不夺者,新病也。 肝与肾脉并至,其色苍赤,当病毁伤不见血。已见血湿若中水也。尺内两旁则季 胁也。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鬲。右外以候胃, 内以候脾。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前以 候前,后以候后。上竞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

歧伯回答道,这问题问得很好。细察病人之脉,如见脉小面色仍正常者,此必新病。 如果察肺正常,但病人面色已失其常,必为久病。’如果检察到脉与气色倶失常,此亦为 久病兆。察到病人脉与气色都属正常者,必是新淄。如果诊脉发现肝弦与肾沉二脉并至, 病人面色青又红,则必有内伤岀血但外不见血,若是外伤有出血,病人如此,则必是病 人伤后浴冷水以湿滞中焦不去也。

尺脉部位可分三处,尺之中部侧属胁肋位,尺之外侧为肾脏之位,尺之内里为腹中 部位。关脉部位左右手不同,左手关部偏外是肝脏,关内侧是横膈膜位。右手关位外侧 是胃,内侧为脾。寸脉左右手亦不同。右手寸脉外侧为肺,内侧为胸中。左手寸脉外侧 为心脏,内侧为纵隔膜位。脉愈向前,则病前面,脉愈向后则病愈后。寸脉向鱼际位伸 展为胸上喉咙位也,尺脉向尺泽位延伸超过一寸以上则必在少腹腔的底部或足胫部位生 变。   



脉要精微论
#27
11/24/2022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夫五藏者,身之强也。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背者胸中之 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腰者肾之府,.转摇不能,肾将惫矣。膝者筋之府,屈 伸不能,行则偻附,筋将惫矣。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则振掉,骨将惫矣。 得强则生,失强则死。

身体各部位之强弱,端视五脏之强弱。一头部为人精神与智慧所在,如人呈现头歪 双目无神,静止不动,此为精神将去矣,非死即痴。胸中肺心是阳气所聚之处,其展现 阳气足与不足可在背部察知。如果背驼肩缩,伸展不开状,表示心肺必衰弱矣。腰部为 肾脏之外卫,如果病人无法摇转腰部自如,乃肾脏疲惫乏力之兆。膝部是筋所聚之处, 一旦膝无法自由屈伸,行路佝偻无力,此为筋无力也。骨是髓的外都,人如无法久立, 走路则晃动无法控制方向,乃骨将乏力矣。凡人能得各部位强盛者,必生且长寿。人体 各部位_旦失去强壮,则五脏必病,死不远矣。

歧伯曰,反四时者,有余为精,不足为消应太过不足为精,应不足有余为 消。阴阳不相应,病名曰关格。

歧伯说,人如有与四季节不合之脉或面色出现时,如果呈现太过者必为精强,如果 呈现不及状则为气消。正常时为稍有过强壮,而无不足状,此为精,代表健康。如果病 人血虚时,应岀现不足之色,反见有余之色,则必巳大损矣。一旦人体中阴阳不容,互 相抗争相隔时,此为死兆。

帝曰,脉其时动奈何?知病之所在奈何?知病之所变奈何?知病乍在内奈何? 知病乍在外奈何?请问此五者,可得闻乎?

黄帝问,脉依四季不同而产生变化,如何说明呢?如何测知病之所在呢?又如何察 知病是由内而起的呢?如何知道病是由外而入的呢?读将此五问题,一起告诉我,可以 吗?

歧伯曰,请言其与天运转大也。万物之外,六合之内,天地之变,阴阳之应。 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四变之动脉与之上下。以春应中规, 夏应中矩,秋应中衡,冬应中权。是故冬至四十五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夏 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与脉为期。期而相失,知脉所分。 分之有期,故知死时。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纪,从阴阳始。始之有经, 从五行生。生之有度,四时为宜。

歧伯回答道,这必须从天地之运转,与人体之变化,产生互动关系的角度来看。所 有动植物之体外,上下左右前后六合之内,就是天地间变化之所,也是自然界阴阳消长 之处也。天地间在春季时会呈现暖和之气候,夏季时会很炎热,秋季时会有肃杀之感, 冬季时大地会冰冷无情。此四季气候之变化,把它配合到人体之寸口脉时,以春季来言, 人于此频率必缓和如春暖一样,夏季来临时,脉亦须配合夏季而出现强有力状。秋天时, 脉出现如秤之尾部一样,稍重按即退状,冬天时,脉必须像沉河底之石一样沉,这是正 常的状态。在节气中从冬至以后的四十五日中,是自然界中阳气微出,阴气微退的状态。 从夏至以后的四十五日中,是阳气微退,阴气微出的状态。此阴阳变化消长完全与人体 的脉是吻合的,一旦节气已变,脉不配合,则知病之所在,二十四节气的变化能区分清 楚,则可以诊断出病人的死期于何时。至微至妙都在脉与节气之配合,医师必须明此。 明察的方法是有规矩的,•其必从阴阳之消长来测定的,判断时必依五行之生克来作依归, 凡脉能符合四季时节之变化而变化,必为一健康长寿之人。



脉要精微论篇第十七
#28
11/23/2022

黄帝问曰,诊法如何?

黄帝问道,脉的诊断法是如何呢?

歧伯对曰,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 脉调轧 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切脉动静而视精明,察五色,观五藏, 有余不足,六腑强弱,形之盛衰,以此参伍,决定死生之分。

歧伯回答道,诊脉之时机,一般而言在清晨日出时为最恰当,因为此时人初醒乃阴气 未起,阳气聚于体中尚未达于四肢,食物又尚未进入身体,此际经脉最正常且络脉调和, 气血最平稳,此可诊出“有过的脉”。手指诊脉时,须细察脉之动静,审视病人面部气 色如何,如此慎察五色知盛衰,可以知五脏之盛衰,查脉之有过与不及,可以知六腑之 强弱,外形之荣祜可以知血气之足与不足,以上各种观察的结果,来决定患者的生与死。

夫脉者,血之府也。长则气治,短则气病,数则烦心,大则病进。上盛则气 高,下盛则气胀。代则气衰,细则气少,瀋则心痛。浑浑革至如涌泉,病进而色 弊。绵绵其出如弦绝死。

所谓脉者,乃血之居所也。脉形呈长状则脉气正常,呈短形如缩状则必病,脉跳很 快则必是心烦燥,津液不足之象,脉呈大形表示病重了。如果只有寸脉盛大则表示气向 上逆不下;如果尺部盛大则为下腹气胀。脉形如呈断断续续不规则的搏动,则是气〈动 能)衰弱的表示,脉形呈细小状则为气少状,脉形如呈涩滞状且游转无力,则表示心痛。 脉形如呈泉水涌出且形大而中空,则表示病况愈沉重,病人必失血色,再如脉呈绵延不 断如弦一样的绷紧,病人必死。

夫精明五色者,气之华也。赤欲如白裹朱,不欲如赭。白欲如鹅羽,不欲如 盐。青欲如苍壁之泽,不欲如蓝。黄欲如罗裹雄黄,不欲如黄土。黑欲如重漆色, 不欲如地苍。五色精微象见矣,其寿不久也。夫精明者,所以视万物,别白黑, 审短长。以长为短。以白为黑,如是则精衰矣。

人的眼神与面上五色,医师必须审明,它是人气的精华所在。面色上正常的红光, 应如白绢包着红色,如果红如深红则必有病。面上的正常白色,应如鹅毛一样白而有光 泽,如果是像盐一样白而无光,就是病色。脸上青色正常时,应如玉一般润泽,如果是 靑的像蓝色一样深,必是凶兆。脸上正常之黄色须如白绢包着雄黄一样的润黄,如果黄得 像泥土一样黄且黯而无光,就是病色。脸上的黑色须像黑漆一样黑而有光,这是正常的。 如果是像黑土一样黑且黯然无光泽,必为凶兆。一旦见到五脏五色之极不正常时,病人 必不久于人世矣。而人眼之神明,其功是在看遍世间事之所在,所以必须黑白分明,且 长时间的有神,是故目之神在清而且长久,这是法则。一旦有神而不持久,或黑白混浊 时,表示此人精神已衰矣。

五藏者,中之守也。中盛藏满气盛伤恐者,声如从室中言,是中气之湿也。 言而微,终日乃复言者,此夺气也。衣被不敛,言语善恶,不避亲疎者?此神明 之税也。仓廩不藏者,是门户不要也。水泉不止者,是膀胱不藏也。得守者生, 失守者死。

五脏的功能,在固守人之生命泉源也。如果食物过多造成脏负荷过重,则必产生喘息 不止,且易受鹫恐状,其发声会变得很沉闷且浅,这是中焦部位的湿过盛与食物过多产 生于余热混合成中焦热湿之症。人说话的声音细微无力,且镇日重复同样的话,这是气 巳被夺,内脏功能快停止的现象。如见一人,衣衫不整,睡时狂乱状,说话内容极尽污 秽,不知羞耻时,此人神明已乱,内脏之神志无法固守于内也。如果饮食入口即出或吐 或下,就如同一家宅没有门户保护一样可怕,小便汗液尽出无法扼止,这是膀胱无法固 守也。人凡是能守者必生,不能守固者必死。




诊要经终论
#29
11/22/2022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玉版论要篇第十五
#30
11/20/2022

黄帝问曰,余闻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

黄帝问道,揆度、奇恒二书,其记述之诊断法有所不同,力何呢?应以什为标准?

歧伯对曰,揆度者,度病之浅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请言道之至数,五 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 迫近以微。著之玉版,命曰合玉机。

岐伯回答道,揆度者,主要是教人如何度量诊断病之深浅的书;而奇恒者,.是一部 专论特殊奇病的书。如果用道的极点来看,五色之判断及诊脉之变化,在揆度与奇恒中, 其理是一致的。人体中生命的现象是运转不停的,随四季节气而顺其自然,不可有相逆 的色脉出现,一旦色脉与节气不合,则表示生命现象有所缺失,此际即可治疗。如俟病 深入内脏,治病之时机已失,必令病人危殆。这些要法,很是精妙细微,且相近之处颇 多,易使学习人士发生误解,所以我决定把它刻在玉石上,命名为“合玉机”。

容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其色见,浅者,汤液主治,十日已。其见深者, 必齐主治二十一日已。其见大深者,醪■酒主治百日已。色夭面脱不治。百日尽已。 脉短气绝死。病温虚甚死。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上为逆,下为从。女子右 为逆,左为从。男子左为逆,右为从。易,重阳死,重阴死。阴阳反他,治在权 衡相夺,奇恒事也,揆度事也。

人体内异常的变化,都会在脸上呈现上下左右不同色泽,这是一定的。若见到病色, 是很淡的一种,则用汤药来治,十日内必痊愈。如颠色较深时,就必须备齐药材,亘相配 合来治疗,这样可以在二十一日内痊愈。如果见病色范圃己大且深而色黯,则需把药材 与酿制的酒混合来煮,用此治病则需百日左右方可痊愈。如果色己失,病人面如塵无油 光,且精抻不振,则必不治,病人会在百日之内死亡。又且病人出现脉短若有若无而呼 吸微弱,也是死症。又如见病人燥热口渴不饮不恶寒的外象,而其脉如中空一样极为虚 弱,此乃色脉不合,也是死症。

面部的气色到处可见,它有一定法则的。如果病色延展的方向是由下往上的,此乃 凶兆;如果病色是由上往下发展,则是良性易治之病。女人面上病色如从左向右的方向 进行,也是病加重之征;反之,从右向左延伸,则是病走浅的征兆。男人与女人正好相 反,这是因为男人左阳右阴,女人左阴右阳的关系。所以女人病色向右时,表示阳上加 阳,名之“重阳”,此即为亢进之象必死。如果女人病色向左发展,此为阴上加阴,名 之“重阴”,生机已绝,生命机能停顿下来,故必死。阴阳产生不平衡的现象时,其使阴 阳能平衡,就是治疗法则,这就是奇恒所陈述的,也是揆度所说明的。

搏脉庫壁,寒热之受。脉孤为消气,虚泄为夺血。孤为逆,虚为从。行奇恒 之法,以太阴始。行不所胜曰逆,逆见死。行所胜曰从,从则活。八风四时之胜, 终而复始。逆行一过,不复可数。论要毕矣。

脉搏动很盛大时,乃身体发生手足不遂,是表示寒热交合相争的状态。脉独盛于寸 口,表示阴气已消减了。如果脉独盛于尺,则表示阳气已衰之象,这叫做“孤脉”服形 大又中虚空且软弱无力,表示血失不足了。孤脉乃危症,虚脉乃易治之脉。使用“奇恒、 揆度”之法,都以手大阴肺经寅时为气行之始,周而复始,一旦气行之处无法通过,则 为“逆”,逆盛则必死。只要气血能贯注依时而行,不为病邪所阻,则可生存。自然界由 八方吹来的风,依循円季变换而改变方向,如此能周而复始,则万物必生。人体也同自 然界一样,如果一旦蔔行逆施,则万物受损,伤害无法计较矣,此论之大要全矣。



移精变气论
#31
11/19/2022

歧伯曰,当今之世,必齐毒药攻其中,镌石针艾治其外也。

歧伯答道,今世因人心已乱,环境污染,病邪必盛,一般轻剂必不能治病,必须综 合强烈之藥混合使用,内攻病人体内,再加上针刺艾灸在外方可也。

帝曰,形弊血尽而功不立者何?

黄帝问,若用强烈之猛药进攻病邪,而病邪未退,反而造成病人血虚形衰,这又是 为何?

歧伯曰,神不使也。

歧伯答道,因病人之神未能顺从也。

帝曰,何谓神不使?

黄帝问,神不顺从是何意呢?

歧伯曰,针石道也,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敌病不可愈。今精坏神去,荣卫 不复收。何者嗜欲无穷,而忧患不止,精气弛坏。荥泣卫除,故神去之而病不愈 也。

歧伯答道,针灸之道理,是要把不正常的气血,回归于正常,但如病人精神状态不 佳,意志上又不完全配合治疗,所以病无法愈。故一旦精力已衰神志又不能接受治疗,以 致荣卫不调,而无法收拾也。造成此因,最主要是病人嗜好欲望无穷,又时怀忧伤悲哀 之心情,造成精气耗损,血枯气衰,这就是神去之而病不愈之意。

帝曰,夫病之始生也,极微极精,必先入结于皮肤。今良工皆称曰病成名曰 逆,则针石不能治,良药不能及也。今良工皆得其法,守其数。亲戚兄弟远近音 声日闻于耳,五色日见于目,而病不愈者,亦何暇不早乎?

黄帝说,病之初犯人体时,是很微小面不易察觉的,且病开始是在皮肤上结聚的。 但现代被认为是很高的医师,却都是在病已深入体内,且已严重的状态时才发现,只能 说己患病且病名为何,却难施治了,针药都不及矣。现在的医师们,都学有现代的医卫, 依据其所学来治病。而亲近如兄弟父母,远的如病人的朋友们,他们每日都在接触,医 师每天都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的气色,却无法在病之初就发现而治疗,都是病深 入后才发现,所以病都不能完全治好,这为什么呢?

歧伯曰,病为本,工为标,标本不得,邪气不服,此之谓也。

歧伯回答道,病是本,医师是标,标与本必须相符合方是至圣之医师,如果医术与 病情不合,病邪必不愈,这就是原因。

帝曰,其有不从毫毛而生,五藏阳以竭也。津液充郭,其魄独居,孤精于内,

气耗于外,形不可与衣相保。此四极急而动中,是气拒于内,而形施于外。治之

黄帝说,有的病是由毛皮入里,有的是因为五脏阳气衰弱而生的。如果当一个人, 其体内津液充满在胸腹之内,而肺阳不足,无法分配津液到五脏各部去,肾脏的精独守 于内,无法供应动能给各脏能源,致肺之阳气从皮表岀日渐消耗,身体日渐消痩,衣服 成为宽松。造成这种因肺阳气不下而反散出体外,肾阳不上升反隔拒于内,阴阳相隔, 上下不交,此时是如何去治疗呢?

歧伯曰,平治于权衡,去宛陈堇。微动四极,温衣缪剌其处,以复其形。开 鬼门,洁净府,精以时服。五阳已布,疎涤五藏,故精自生,形自盛,骨肉相保, 巨气乃平。

歧伯回答道,此治法讲求的是让病人精神舆生理的平衡,把郁结阻塞之处疏通。为 确定全身上下无阻碍之处,首先须使四肢末稍皆能活动,.再使全身周围温暖起来,以助 气血之流畅,再利用缪刺法来疏通有瘀血或有阻碍之处,使全身上下气血加速流走,毛 孔打开,使能正常的发汗,再促进肠胃及膀胱作用,使腑内无浊物堆积,这时脏内的精 气就会趋于稳定,俟五脏之阳能受肺之润泽,而布达四肢时,利用岛药,调理五脏之通 与不及,其同时清除脏内堆积之代谢物,助其恢复正常功能,使精气自生,肌肉外形因 而壮盛起来,骨肉筋节亘相配合面有力,阴阳相隔拒的现象方可去除弥平。

帝曰,善。

黄帝说,答的绝妙。



移精变气论
#32
11/18/2022

近世之治病则不如此, 其治病不依四季生长收藏之定律,不知日月之盈亏,不去细察病人之生活起居状况,使 病情一再延误,此时却仍施用针治在体外,用汤药攻体内,粗劣之医师犹气势凌入的任意 施用攻法,终致病人旧病未复,新病又起。

帝曰,愿闻要道。

黄帝问,希望能知正确之方法如何?

歧伯曰,治之要极,无失色朕。用之不惑,治之大则。逆从到行,标本不得, 亡神失国。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岐伯回答道,治病之要法,在细察病人之面色与脉象,并依此法则,不为病情所困 惑,此为治法之大要也。一旦违反此要法,则必失病情之要,终致危亡立至矣。因此能 去掉不正确之医术,提倡合于自然之医术,可谓真得人也。

帝曰,余闻其要于夫子矣。夫子言不离色脉,此余之所知也。黄帝说,观察病 人生死之法,我已知晓。老师说其不出色与脉也,是否能更简要的说明呢?

歧伯曰,治之极于一。

歧伯说,若要简单的说,只有一也。

帝曰,何谓一?

黄帝问道,什么是一呢?

歧伯曰,一者因得之。

歧伯答道,一之法,就是望病人有无神气。

帝曰,奈何?

黄帝问,那又如何望神呢?

歧伯曰,闭户塞牖,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歧伯答道,就利用门户闭塞,外人不得入,医师直接问于病人,仔细分析病情,观 察病人之意识神情,能知此者乃曰“得神”,不知此者曰“失神”。医师知此则可望到患 者之神,神足即今病重亦必生,神失则即令病轻亦会死亡。

帝曰,善。黄帝说,答得妙也。’

汤液醪醴论亀第十四

黄帝问曰,为五谷汤液及醪醴奈何?

黄帝问道,如何用麻、麦、米、黍、大豆 等五谷,来制造药用之汤液及酿酒呢?

歧伯对曰,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坚。

歧伯回答道,要制造所说的汤液及酒,最合适的为粳米即糯来,取火燃烧的材料直用 稻草。因为糯米的毂味最完整,而稻梗是很竖硬的,适合燃烧来用。

帝曰,何以然?

黄帝问,为何如此呢?

歧伯曰,此得天地之和,高下之宜,故能至完。伐取得时,故能至坚也。

歧伯回答道,稻米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完全合于天地四时之顺序,其身首向阳, 根在水中,是火水调和之物,本身又具五味中之甘味,营养丰富,于秋季收割,梗于冬 季时受寒霜浸结,所以是至坚之物。

帝曰,上古圣人作汤液醪■靂,为而不用何也?

黄帝问道,那古之圣人制造出汤 液及酒,为何很少使用?

歧伯曰,自古圣人之作汤液醪醴者,以为备耳。夫上古作汤液,故为而弗服 也。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之万全。

歧伯答道,古时虽制作出汤液及酒,因其时之人恬淡无欲,满足于现状,所以很少 有过度伤神之事,即令有病,亦必甚浅,所以病人不多,圣人制造它,只为预防万一也。 中古时期,人们道德颓丧,纵欲过度,且繁杂事多,一旦中病邪,必易深入,故非汤藥, 则无济于世。

帝曰,今之世不必已何也?

黄帝问道,那今世之人服用汤药,但并非所有病皆能痊愈,又是为何呢?




五藏别论篇第十一
#33
11/16/2022

黄帝问曰,医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

许多医师治病时,同样 的病,却有许多不同的方法,有时方法不同,但病人皆会痊愈,这是为何呢?

歧伯对曰,地势使然也。故东方之域,夭地之所始生也。鱼盐之地,海滨傍 水。其民食鱼而嗜咸,皆安其处,美其食。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故其民 皆黑色殊理。其病皆为痈瘍,其治宜磁石。故成石者亦从东方来。

歧伯回答道,那是因为各地方环境不同而造成的。例如东方之地,乃日出之地,是 天地阴阳始生之地,近海岸边,也为鱼盐生产之地。居此之民嗜食鱼类且嗜咸味,人民 皆安居此处,且对此食物满足而习惯。鱼类贪物,能使人中焦气热,咸味能使血变粘稠, 所以人民因过食鱼类与咸味,造成皮肤黑且纹理粗糙,其所得的病大都是痈疡之类的病 症,此际治法直靠针灸,所以针灸的技术就是自东方发展来的。

西方者,金玉之域,砂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 强。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 治宜毒药。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

西域的地方,是出产金属和玉器的地方,砂石居多,是日落之地,也就是天阳地阴 收隐之所。人民居在山陵之上,多风吹,土质水份少而坚硬,人民不穿细丝绸做的衣服, 穿皮毛之衣而坐在地上。人民喜食肉类与酥酪等物,造成脂肪层较厚,所以邪气自外入侵 身体内的病较少,体内发生的病较多,此时治病之药宜用较强烈且带有毒性的汤药内服 入体内,是故强烈的毒藥皆自西域傅来。

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 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炳,故灸炳者,亦从此方来。

北部地区,乃天寒地冻之所,天阳地阴所闭藏的地方。地势较高,处处山陵,因日光 较少,天寒地冻,人民乐于居住帐棚中,处野地上,而以奶酪油脂类食物较多,人们常 因寒气深入体内,面呈现胀满之病,此时必治以艾灸热熏方有效,所以艾灸热熨皆自北 方傅来。

南方者,天地所长养,阳之所盛处也。其地下,水土弱,雾露之所聚也。其 民嗜酸而食肘,故其民皆致理而赤色。其病挛痹,其治宜微咸。故九针者,亦从 南方来。

南方地域是天阳高广,万物茂盛之地,该地区处于水份多且地势低洼之处,土质柔 软且湿润,常年多雾及露水,人民食酸味及发酵后之食物较多,所以居民大多出现皮肤 纹理细密,皮呈红色之日晒现象,因此多易发生痉挛麻痹的病症,此际较适合使用细针 治疗较为妥当,所以世传九针之术,是由南方傅入的。

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 痿厥寒热。其治宜导引按矫。故导引按矫者,亦从中央出也。故圣人杂合以治, 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异,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体也。

位居中央地区之人民,因地势平坦,湿气适中,物产丰盛,是天地交气最和之地, 故物产也多而复杂,人民居此因食物较杂,劳动较少,所以多岀现肌肉痿缩、往来寒热 之病症,治法就宜用呼吸导引活动四肢等功夫方法,所以导引术及按矫功夫皆自此生。 因而圣人知此因,就混合各地之方术用以治疗,视病人状况各取所宜,所以有出现治疗 方法不同,而病却痊愈的现象。故治病时能考虑到病人生活起居、环境状况之酱师,对 不同病人施用不同之术,乃是知道治疗方法之高明医师也。



五藏别论篇第十一
#34
11/15/2022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黄帝问曰,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藏,或以肠胃为藏,或以为府。敢问更相 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

黄帝问道,我常听道卫之士说,有人以脑髓为脏,有人以肠胃为脏,又有人以为是 腑,众说纷云,互有岀入,再经质问,每人皆坚持自己的主张,绝不退让。我不知道如何 才是正确的,请为我说明。

歧伯对曰,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 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写,名曰奇恒之府。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 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写而不藏。此受五藏浊气,名曰传化之府。 此不能久留,输写者也。魄门亦为五藏使,水谷不得久藏。所谓五藏者,藏精气 而不写也。故满而不能实。六府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所以然者, 水谷入口,则胃实而肠虚,食下则肠实而胃虚。故曰实而不满,满而不实也。

歧伯回答道,人体的脑、髓、骨、脉、胆、女人子宫此六项,为受地气之生养而产 生的,皆隐藏于阴中如同大地一样,其收藏营养生化而不宣泄,吾人名之“奇恒之府”。 人身之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这五项乃禀天之阳气所生,其运动像天周而复始, 动而不停,所以是排泄运输为主,不主收藏之功,且因其又受纳五脏肝、心、脾、肺、 肾所不要的废弃物,将之排出体外,故又名“傅化之府”。此部中停积之物必不久留,必 输泄出体外也。人的肛门如同五藏之在外使节一样,饮水食物必不久居于此。人体中所 谓『五脏」者,乃因其能收藏营养之精华,不使之流出体外,所以人能保持健康,精神 良好,因其功能为藏而不泄,故必有一定之存量,新的营养进入,原存之营养为人体所消 耗,如此代谢交替下去,正常是满而不过多的。人体中有六腑者,其能一边消化吸收食 物,一边把残渣排出体外,所以是实而永速不满的。因此之故,一旦饮水食物自口入, 首先会胃中充实而肠中空虚,俟食物经胃磨碎后进入小肠,则呈现岀肠中贲满而胃中空 虚状,依此规律,故说是实而不满者,满而不实也。

.帝曰,气口何以独为五藏主?

黄帝问说,为何寸口之脉,可以主五脏之气呢?

歧伯曰,胃者水谷之海,六府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藏气。气 口亦太阴也。是以五藏六府之气味,皆出于胃,变见于气口。故五气入鼻,藏于 心肺。心肺有病,而鼻为之不利也。凡治病必察其下,适其脉,观其志意与其病 也。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恶于针石者,不可与言至巧。病不许治者,治 之无功矣。

歧伯回答道,人的胃是水与食物聚合的地方,为六腑消化排泄系统之始源处所。饮 食中的五味入口后,经胃磨碎后进入小肠,小肠再消化食物之精华营养来供应脏之所需。 而寸口位为手太阴肺气之所,肠胃吸收消化后食物之营养首先必入肺成津液,再由肺分 配统一输送各种不同的营养,进入不同之脏,故此肺部是胃肠吸收营养交给五脏所需必 经之路,故可见五脏气于寸口。然又天之五气舆地之五味正妤相反,天之五气由鼻入, 藏在胸腔中心肺之内,一旦心肺有病,鼻必生异常也。故吾人凡是治病,必查问大小便 排泄情形,适度谨慎的查脉,再仔细观察病人精神状态与病痛之所在。如果要依靠巫师 或鬼神宗教协助,则不可对他谈论至高的医术道理。若病人厌恶针灸治疗者,绝不可与 他谈论巧妙的技术。病人不接受瞽师治疗者,此病必因其无知而终不治,即令医师发宇慈 悲心为其治疗,亦必无功而返矣。




五藏生成篇
#35
11/14/2022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三) 小腹胀满,胃中亦胀"胁肋部位苦满,乃因为血无法向下行入足,以致下体 之冰寒反向上延伸入腹所致,其病在足太阴脾经与足阳明胃经上。

(四) 病人咳嗽且逆气不下,因寒养胸中,胸为诸阳之聚所,今为寒居故如此,病

在手阳明大肠经与手太阴肺经上。     1

(五) 心情烦燥且头痛,此病生在胸膈的横膈上,津液不足造成燥气,其病在手太 阳小肠经与手少阴心经上。

夫脉之大小,滑涩浮沉,可以指别。五藏之象,可以类推。五藏相音可以意 识。五色微诊,可以目察。能合脉色、可以万全。

人的服象有滑、涩、浮、沉等,此可以用手指来区分。五脏产生的现象,可以用理 论去推演。五脏中发出的声音,可以用听法而能了然于胸。五色上细微之变化,可以用 眼睛仔细的观察岀来。只要脉正常,色也正常,人能色、脉吻合,必为一健康之人。

赤脉之至也,喘而坚。诊曰有积气在中,时害于食。名曰心痹。得之外疾思 虑而心虚,故邪从之。白脉之至也,喘而浮。上虚下实,惊有积气在胸中,喘而 虚。名曰肺痹,寒热。得之醉而使内也。青脉之至也,长而左右弹。有积气在心 下,支肤,名曰肝痹。得之寒湿,与疝同法。腰痛足清头痛。黄脉之至也,大而 虚。有积气在腹中,有厥气。名曰厥疝。女子同法,得之疾使四支,汗出当风。 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小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沐浴清水而卧。凡

相五色之奇脉,面黄目青,目赤,面黄目白,面黄目黑者,皆不死也。面青目赤, 面赤目白,面青目黑,面黑目白,面赤目青,皆死也。

心脉洪大如滚水而来,按之力强而坚,面色红赤者,病人必呈现出喘鸣严重之状, 诊断时可说此因有多余之积气停滞胸中不去,有时因饮食不当引起,病名“心痹”,有 时亦因病人思虑过重心气损伤至虚,病邪乘虚而入造成的。

病人面色苍白且脉浮又无力,喘患不止,此为下实上虚之症状,上气不足,病人易 惊,且喘而虚弱,此名“肺痹”,因血无法灌入胸中产生的,有忽冷忽热之状,其病因 在大醉之后强力入房而产生的。

病人面色青,脉又如琴弦一样劲急,脉象呈长条状且重按时左右弹出不止,此乃气血 不通,积滞于臂部及胸肋位,病名“肝痹”,此因久居寒湿之地,下焦寒且湿,此与疝 病同类,病人必腰痛足冷头痛。

病人面黄且脉出现大而中虚空的时候,此必气血阻滞停聚少腹内,造成寒气停留, 病名为“厥疝”,女人也相同于男人,造成妇科问题,得到此病,必四肢沉重倦怠,乃 肇因于大污后当风,风邪入肌肉所致也。

凡是病人面黑且脉盛大,按之脉上跳有力又粗大,此必气血停滞于小腹与会阴之所, 名曰“肾痹”,此病得之于冷水沐浴后立刻卧床睡觉至而致。

凡是吾人视五色之变化脉象,如果呈现面色黄眼目发青或面色黄眼目发赤红,面色 黄眼目白色,面色黄眼目发黑等等气色时,病人必不死。其因黄为土,色黄胃气犹存之 兆也。一旦病人面色青而眼袋赤,面色赤红而眼袋白,面色青而眼袋黑,面色黑而眼袋 白,面色赤而眼周围呈青色时,必胃气已绝,故不见黄色,此皆必死之候。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六节藏象论
#36
11/12/2022

帝曰,善。余闻气合而有形,因变以正名Q天地之运,阴阳之化,其于万物, 孰少孰多,可得闻乎?   1

黄帝说,此言之有理。我曾听闻无形之气聚合在一起,会造成一特殊之外形,各种 外形之不同,因而被人受之有“名”。天地的运行,阴阳变化之机,对于万物的影响, 那些居多,那些居少部份呢?是否可以告之。

歧伯曰,悉哉问也。天至广不可度,地至大不可量。大神灵问,请陈其方。 草生五色,五色之变,不可胜视。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胜极。嗜欲不同, 各有所通。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五气入鼻,藏于心肺。上使五色修明, 音声能彰。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 神乃自生。   

歧伯回答道,问的高明。天的广大,无尽无穷,无法测量,地也浩大得无法杖量。 皇帝的智慧问题,臣唯以简约的方式回答。植物共生五种色,青、赤、黄、白、黑,此 五色之变化,很难一一识别。植物中又有五味,即酸、苦、甘、辛、咸,此五味之配合 变化无穷,无法一一尽尝.。故人之所见与所嗜各有不同,但亦有共通之处。通常可谓天 以木火土金水五节气来生养人类,地生五味来生养众人。天之五气一旦入鼻,即受纳于 心胸胸阳之位,其能使目分别五色之不同,喉能发声。地生养之五味入口,受纳胃肠之 中,味之精能藏于五脏,故能产生体内之五气各司其职,人因五气和睦而生存,津液亘 通,分工合作各司其功,精神意识因而产生。

帝曰,藏象何如?

黄帝问,五脏之形及功能为何呢?

歧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 通于夏气。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为阳中之太阴,通 于秋气。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其华在发,其充在骨。为阴中之少阴, 通于冬气。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其味 酸,其色苍。此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廩之本, 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 味甘,其色黄。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藏,取决于胆也。故人迎一盛, 病在少阳。二盛病在太阳。三盛病在阳明。四盛已上为格阳。寸口一盛,病在厥 阴。二盛病在少阴。三盛病在太阴。四盛以上为关阴。人迎与寸口俱盛四倍以上 为关格。关格之脉羸,不能极于天地之精气则死矣。

歧伯回答道,心脏为生命之本源,精神之变化所在。其荣盛显现在面上之色泽,心 气充实在血脉上,是阳中之太阳,通合于四时中之夏气。肺脏,是生气之所在,人的魄 藏之处。从皮毛上可知其荣华否,属阳中之太阴,入通于秋季。肾脏,为收藏能源之本 处,为精力之来源。其功能正常与否在髪上可察出,骨之生,乃因肾气充实,属阴中之 少阴,入通于冬季。肝脏是人体血的尽处,人魂所居之地。指甲之荣盛否取决于肝气正常 否,筋之能有力乃因肝气之充足。主司血气中之精华由此而生,味为酸,颜色为青色, 属于阳中之少阳,入通于春季。人体内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皆为食物消化吸收之 大本营,血所生养出之处也,此消化系统又名“器”,其功用在消化食物,吸收营养成份, 排出残渣于体外。其正常与否表现在唇口四周,肌肉因其营养而生长。味道是甘甜的, 声颜色为黄色,道些都是至阴之属,入通于土气,即长夏一样。人体脏腑中的平衡,胆 至为重要,合计共十一脏腑。其诊断法则为人迎脉若盛大一倍,病在少阳经。若大于正 常二倍,则病在太阳。若大于正常三倍,则病在阳明。若四倍以上则名“格阳”,此阴 与阳相格绝,至危矣。又寸口脉大于正常一倍,病在厥阴。若大二倍,则病在少阴。若 大于正常三倍,则病在太阴。若四倍以上,名为“关阴”,此阳亢阴关闭之症,亦危极 矣。若人迎与寸口服皆盛于正常四倍以上,名之“关格”。“关格”之脉呈现盛大而盈满 之象,此乃无法吸收天地精气之征候,死至矣。




六节藏象论
#37
11/11/2022

帝曰,太过不及奈何?

黄帝问,请说明太过与不及如何处理呢?

歧伯曰,在经有也。

歧伯回答道,关于五行气运在经书中巳有记载,臣不再说明了。 '

帝曰,何谓所胜?

黄帝问道,那请说明五行中所胜是何意?

歧伯曰,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巻。所谓得五行时之 胜,各以气命其藏。

歧伯回答说,自然界中春能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人 体得五行之盛即春属肝,故春季肝气最旺,此为当盛之气。夏应心,故夏季心脏为最盛 之气。长夏应脾,故长夏时脾之气最盛。秋应肺,故秋季肺气最盛。冬应肾,故冬季时 肾气最盛。此为五行于季节不同所盛亦不同,人各依此五气收藏好五脏之中也。

帝曰,何以知其胜?

黄帝问道,如何才能知晓运用此胜气?

歧伯曰,求其至也。皆归始春。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 也。命曰气淫。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至而不至,此谓不及。则所胜妄行, 而所生受病,所不生落之也。命曰气迫。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俺候其时, 气可与期。失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

歧伯回答道,只须留意气至即可,简言之,就是只要知道春季自何日而始就可以了。 春之至,吾人以雨水之日做为基准,自该日起凌晨零时,少阳气就开始生了。如果尚未 到雨水之日前,提早发生阳气,天气温和,就是气至过早,此即太过。例如春季为木气 所盛之时节,如果提前在冬日而至,金本为克木不使太过,但木气过旺,则金之气必遭 反撃而受限制。再者,木本克土,今木气过旺,土会受到更强盛的压力而受限,这种因气 太过产生的现象,称之“气淫”。如果医师无法正确区分,则病邪内生而不自知,必终至 无法控制。又反之,若该至而不至,名曰“不及”。例如雨水日后,天气应温而未温,仍 为冬日之严寒,此即“不及”。如此一来,木本应克土,今因木气不旺,土不受制而无节 制的壮盛起来,结果造成木本应生火,而今土过旺,火因而受病。金本克木,今木气不 旺,肺金之气必因所克不足而致四散,此名“气迫”。所以要正确的知道气至,只有谨慎 的观察天气之变化,即可知晓气至之时也。如能谨慎的观察俟时气之至,必可预期疾病 之变化。一旦失却时气之察,不知五运之不正常,必终至病邪内生,而一发不可收拾。

帝曰,有不袭乎?黄帝说,天地五运之气,有不依循此治节循环的吗? 歧伯曰,苍天之气,不得无常也。气之不袭,是谓非常,非常则变矣。

歧伯回答道,天气之运行必须顺常,如生不顺,则为失常,天气失常则必生变矣。

帝曰,非常而变奈何?

黄帝问,那此非常之变化又如何呢?

歧伯曰,变至则病。所胜则微。所不胜则甚。因而重感于邪,则死矣。故非 其时则微,当其时则甚也。

歧伯回答说,一旦天气失常,必生百病。居此时,如木克土,土为木所胜,土病则 轻微,但金克木,木不胜金,此时金必大凶。居此凶时,一旦受他病,则必更加严重, 终至死亡。所以不恰于气最旺之时节受病时必较轻,因为气候之不正常产生人体病变, 此时必轻微。但正当气旺之时,病变于此时恰生于气旺之脏,则必严重矣。



六节藏象论
#38
11/10/2022


帝曰,余已闻天度矣。愿闻气数何以合之。

黄帝说,天度己知了,那气数又如何能了解呢?

歧伯曰,天以六六为节,地以九九制会。天有十日,六竟而周甲。甲六复而 终岁,三百六十日法也。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其气九州岛九窍, 皆通乎天气。故其生五,其气三。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 合则为九。九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藏。故形藏四,神藏五,合为九藏以应之也。

歧伯回答道,夭之法度以六六为治节,地以九九为会数。天有十日干,甲、乙、丙、 丁、戊、己、庚、辛、壬、癸,因子为六,故六十日为一甲,六甲循环为一岁,这是三 百六十日法制之源也。自古知天之道者,知生命之本源,乃出于阴阳。地之气以中央为准 加上东、南、西、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一共有八个方位合为九宫,其通于人 之九窍,人亦以九窍通于天之气,此人乃生天地间之至理也。生命的构成由五行之木、 火、土、金、水相生相克而成,气之数有三,即表、半表半里、里三部分,各司不同气 之运行。有此三气而能成天,有此三气而能成地,人亦有此三气而生成人,天、地、人 合为三,每部皆有自己的三数。此九数再区分为九部,所以人亦可分九脏。人体外形共 分四部,即头、身、手、足,所有脏腑经脉收藏此四部之中。人之神分别为神、魂、魄、 思、精五神,而分别收藏五脏肝、心、脾、肺、肾之内。故共计九脏合于天、地、人之 九数也。

帝曰,余已闻六六九九之会也。夫子言积气盈闰,愿闻何谓气。请夫子发蒙 解惑焉。,

黄帝说,我已听闻六六九九天地治节的解说了,其中老师所谓的积余数合成闰月, 此闰月无中气,希望能更深入了解何谓气。请老师消解我的蒙蔽不解,再详言之。

歧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师传之也。

岐伯回答道,这是天地间宇宙的奥秘,本不易解,上古至今,列为不傅之秘,吾师 僦贷季曾傅予我。

帝曰,请遂闻之。

黄帝说,请告诉我吧。

歧伯曰,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而各从其主 治焉。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暮之日,周而复始。时立气布,如环无端。候亦 同法。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矣。

歧伯回答道,五天为J候,’三候十五日为一气,六气九十日为一时季,四时季为一 年,其间各有其所主之气运治节也。五运之木、火、土、金、水在节气中互相依循,但 皆有其平衡点之制令。其完成一周之后,必又从头开始。四季的春、夏、秋、冬会依序 而循环且无止尽。五日之一候亦有同样的法则,故雨不过五日,时亦不出五日为正常之 候。医师如不知年之节气增灭,节气之盛衰,五行气运之虚实情形,是不可为良医的。



帝曰,五运之始,如环无端,其太过不及何如?

黄帝说,木、火、土、金、水此五运,每年周而复始,如发生过与不及情形,则又 如何呢?

歧伯曰,五气更立,各有所胜。盛虚之变,此其常也。

歧伯说,五行之气是并存的,各司其职。如有盛虚之现象发生,道是必然的。

帝曰,平气何如?

黄帝问,什么叫做“平气” ?

歧伯曰,无过者也。

歧伯回答道,就是正常运作,没有过与不及之状况。



阴阳别论
#39
11/08/2022

欢迎关注V公众号『知了梦心理工作坊』

又如厥阴少阳不通,则生喉痛,呼吸困难。又如尺中阴脉主血,如搏动 壮盛,且寸脉之阳脉区分为二条,乃意病人怀孕了。如果阴脉,脉皆虚,病人又呈现下 痢津液不守的现象,乃必死之候。在尺部阴脉部位摸到阳脉,表示阴之津液向外走,乃 出汗之症。如果尺部阴脉极虚弱,阳脉又搏胜,其名为“崩”,乃大量岀血之候。阴脉 本沉今搏,如太阴脾脉、肺脉搏而不沉,必在二十二日内之半夜中死亡。又如少阴之心 脏、肾脏出现搏而不沉之脉,则在十三日内,黄昏时必死。如厥阴之肝与心包脉搏而不 沉,失去作用,十日内必死。如果大阳脉即膀胱、小肠的脉气出现强烈的搏动互不通相 让,则必三日内死,此因阳欲尽岀故也。又如太阴之脾与肺和太阳之膀胱和小肠,其脉 皆呈现搏盛之状,必造成病人心腹胀满,大小便不通,但坐不得卧状,其五日内必死。 如果阳明之胃与大肠互相搏盛而失其作用,病人必生热性病不见寒症,此亦死症,不出 十日便死。

灵兰秘典论篇第八

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藏之相使贵贱何如?黄帝问说,如果把十二脏腑之功能, 用官廷内之官位来比喻,可以如何解说呢?

歧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肺者, 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 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廩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导之 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 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歧伯回答说,此问题问的非常好,容臣为皇上慢慢道来。心脏,可说是君王一样, 它是维持人的精神活动生命之所在。肺脏,则如宰相一样,其负有规定所有呼吸循環流 通,各都会之间的协调工作。肝脏,则如同武官中的将军一样,是与外邪作战的最后一 道防线,人之能谋略乃因肝之旺盛也。胆,则如同中正之谏官,能辨别是非,有驱逐邪 秽之物的功能。胆中即是心包络,其功用如同宦官宠妾一样,是喜乐之源。脾与胃则如 宫中管理农作穀物之官,它区分五味之精华,供应全身不同之处。大肠者,为运轮清理 之官,其司食物中水份之吸收,并排出残渣于体外。小肠者,为宫中管金库堆积之官, 为吸收食物营养精华所在。肾脏,为能源制造之官,如今之发电厂,因人之精力来源充 足,则必生巧艺智慧。而三焦者,其为管理江河之官,所有身上营养的输送与废水之排 泄,皆受其管辖。膀胱者,其如地方首长,所以位在身体下方,身体代谢后的废水会聚于 此处,一旦受肾阳之蒸化,则必成热气而出离身体了。


阴阳别论
#40
11/07/2022


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 死不治。曰,三阳为病发寒热,下为痈肿,及为痿厥膘稿。其传为索泽,其传为 



颓疝。曰,一阳发病,少气善荻善泄。其传为心掣,其传为隔。二阳一阴发病主 惊骇背痛善噫善欠,名曰风厥。二阴一阳发病,善胀心满善气。三阳三阴发病, 为偏枯痿易,四支不举。鼓一阳曰钩,鼓一阴曰毛,鼓阳胜急曰弦。鼓阳至而绝 曰石,阴阳相过曰溜。阴争于内,阳扰于外,魄汗未藏,四逆而起。起则熏肺, 使人喘鸣。

又说,如果阳明之胃气无法供给心脏、脾脏之营养,则必生有隐疾,以男人来说必 精少,女子来说必月经停滞。如再缠绵不愈,则必人体津液耗损,日益消瘦,.而时常如 气喘一样的喘息短气,到此程度病巳深,死期近也。又太阳经有病变,表现出为发热恶 寒或下半身痈肿,有时为肌肉萎缩发冷,腿肚抽筋酸痛,如无明医治疗,则必延伸成皮 肤粗糙,或肠疝气等症状。又如为少阳受病,则病人呈现短气易咳下痢的现象;如缠绵 日久,其必导致心脏痛或食不下咽,大小便不利的现象。如为阳明胃气与厥阴肝脏有病 变,则病人呈现易惊、易怒、背痛,常生噫气、喜欠伸等症状,此名“风厥”。如是少 阴、少阳合病时,则会出现胃胱胀满、四肢肿胀、心胸气闷、常长嘘短叹的现象。如是太 阳,太阴同时受病,病人必有半身不遂且肌肉萎缩麻痹、四肢不听指挥之现象。脉之形 如下,如全部寸,关、尺三部之脉如钩,其坚而搏,累累然如巣子成串一样,‘如外形为 毛,则其状为大且虚而无力状,如脉形成为琴弦一样绷紧而坚急如刀,就是弦脉。又脉 坚如石且坚而不变,轻按重按都一样,则名之石脉。阴阳之脉中,如流水一样,时阴时 阳则为溜脉。如里阴盛而起争,阳受扰于外,阴阳不和时,必令肺中津液无法收藏,必 汗流不止,造成四肢冰冷的现象。阳气无法下降与阴和,必上浮至肺,令病人喘呜不止。

阴之所生,和本曰和。是故刚与刚,阳气破散,阴气乃消亡。淖则刚,柔不 和,经气乃绝。死阴之属,不过三日而死。生阳之属,不过四日而死,所谓生阳 死阴者,肝之心,谓之生阳。心之肺,谓之死阴。肺之肾,谓之重阴。肾之脾, 谓之辟阴,死不治。 I

人体中阴之作用在于与阳和,如果过盛则阴盛阳必衰败破散,阳一旦失去作用,阴 无阳在外面守,则阴亦必流失而亡。如阳气弱则阴亦会胜而不柔,以致经脉的流行必断 绝。阴一旦消亡,不出三日必死。阳过盛而阴竭,也不出四日必死。有所谓生阳死阴者, 肝脏之生乃有心脏,此相生的状态即生阳;心脏有病造成肺脏的衰竭,谓之死阴。肺脏 津液下降入生肾津,则谓之“重阴”;如是肾脏衰竭乃至脾脏受损,谓之“辟阴”,因先 天与后天皆大损,必死不治。

结阳者,肿四肢。结阴者,便血一升,再结二升,三结三升。阴阳结斜",多 阴少阳,曰石水,少腹肿。二阳结,谓之消。三阳结,谓之隔。三阴结,谓之水。 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阴搏阳别,谓之有子。阴阳虚,阳辟死。阳加于阴,谓 之汗。阴虚阳搏,谓之崩。三阴俱搏,二十日夜半死。二阴俱搏十三日夕时死。 一阴俱搏,十日死。三阳俱搏且鼓,三日死。三阴三阳俱搏,心腹满,发尽不得 隐曲,五日死。二阳俱搏,其病温,死不治,不过十日死。

阳气运行如受阻,结而不通,病人必四肢肿胀。阴气如结而不通,血必无法进入该 脏,结集于外,终而造成血管破裂,血入肠而下血约一升左右(今之四十CC),如二脏结 则加倍,三脏结则更重至三倍。如果阴阳同时受阻不通流,此时如呈现阴盛阳弱,则名 之“死水”,病人小腹肿胀,小便不出。如阳明胃气过热无法宣泄,名之“消”,病人渴 饮而消瘦。又如大阳受困,则名“隔”,病人污不出便亦不出。如太阴受损,名为“水", 病人出现水肿。